以南。

此地长眠者,声名水上书。微博:南渡有舟___

【AM哨兵向导】锋与鞘 Chap.1

Merlin.Emrys正懒洋洋地躺在属于他的小阁楼里,Gaius收拾过壁橱和柜子好腾给他放衣服,但地板上散落的旧窗帘和一些残破的书籍看起来得耗费另一番功夫。Merlin不想再麻烦这位好心收留自己的老人,于是他决定自己动手,在享受完窗户投映下来的阳光以后。

纯金色的光芒在他眼中流淌,旅行包的拉链开始动了起来,壁橱的门随之吱呀一声打开,一叠因为路途颠簸而揉得发皱的衣物在空中漂浮着,被原封不动地放到了壁橱里,门又啪地合上。Merlin得意地露出一个笑来,枕着自己的胳膊闭上眼睛,疲倦地睡了过去。

Hunith是禁止他使用魔法的,哪怕是为了这样的小事也不肯。Merlin曾经犯懒用眼睛盯着一只装满水的木桶把它送到院子里,结果引来隔壁邻居的尖叫而吓得他一下分散了注意力,那只桶就这样碎裂在到处流淌的水中。

不能借助魔法的力量,必须凡事亲力而为。Hunith这么告诉过儿子,因此Merlin倒也差不多习惯了在灯泡坏掉时自己踩着凳子去换一个,而不是轻轻松松地盯着电灯几秒让它唰地亮起来。而除此之外,Merlin还有一个更大的秘密。 

 

Gaius捏着一只圆底烧瓶摇摇晃晃地走去开门,门外站着一个黑发青年,有些犹疑地对照着自己手里的字条,在见到Gaius时赶紧扯出一个微笑来。“您一定就是Gaius吧?”见到他点头,青年松了一口气,塞过来一个信封眼睛发亮地说道,“我是Merlin,您应该认识我的母亲Hunith。”

“喔当然!你是Hunith的儿子?”Gaius连忙把手里的玻璃器皿放到鞋柜上,翻找出一双塑料拖鞋来扔到Merlin脚下,“你的母亲之前电话里告诉过我了,她提到你需要我的帮助。”

他上上下下打量了面前穿着红色外套的年轻人,敏感地捕捉到空气中游移的一丝信息素,被隔绝在一道牢固的屏障后,仿佛随时都能蒸发消散的水汽般薄弱。但这种掩饰显然一点儿也不成熟,Gaius能感觉到其中包含的自由与狂妄,就像刚解冻的溪流般灵动跳跃,只要一个媒介就能全部释放出来探查这周边的一切。

Merlin察觉到了Gaius的目光,他缩了缩脖子,于是那丝信息素就变得更为微弱了。

“是的。”他承认道,有些不安地摆弄衣角,“妈妈一直认为我不过是一个伴侣,但她现在认为不是。”他的目光落到Gaius手里的信上,坦诚地说道,“妈妈把所有事都写下来告诉您了,我想……我需要您的帮助。” 

 

 

Arthur Pendragon对新的任务向导搭档敬而远之,倒不是说那女孩太骄纵或者能力不足,Arthur得承认,这个女孩性格不错,而且也很擅长应付局面,但她对Arthur有着格外浓烈的的对优秀哨兵的狂热。这使得他即使在休憩时也不得不承接来自向导的好感攻势——跟火焰似的渗透进他的脑海里,这种感觉格外不舒服。

Morgana看见他颇为疲乏的表情时忍不住大笑,“这样也没什么不好,Uthur很清楚你需要一个能压制得了你的向导。”她走向自己弟弟,帮他脱下身上的大衣,只有这个时候她才会显露那么一点温柔,“这是他给你换的第五个搭档了,可你看起来一点也不领情不是吗?“

Arthur朝她露出一个讽刺的神色,努力将那名向导烙下的精神标记扫荡出去。“你真应该感觉一下那种能把人吞了的占有欲,Morgana,如果你感觉得到的话。”

“真遗憾,看来我永远也没机会受到这种款待了。”Morgana朝他露出一个快活的微笑。

“那你真够幸运的。”

“有时候我真觉得愧疚,你本来可以不用遭这样的罪。”

“老实说,没什么事比跟你绑定更让人畏惧了。”

他们兴致勃勃地斗着嘴,直到最后Arthur发出一声叹息,右手轻拍了拍她的肩膀,低声说道。

“但我真高兴,Morgana,你不需要被送到塔里受到那样的待遇。” 

 

 

Merlin再次醒来时已经是傍晚,睡眠让他的大脑清醒不少,不过他还是有一瞬间茫然自己身在何处。他翻了个身躺在床上,盯着黑乎乎的天花板,思考着自己当下的处境。他相信Gaius已经知道了他为什么而来,也知道Gaius是母亲非常忠实的朋友,但他还是有点儿担心。

伦敦塔的法律连Ealdor都曾耳闻。

从厨房里传来豆子的香味,也许还有培根,Merlin在床上翻来覆去,思考要不要再和床抵死缠绵一会儿,而且他也不想太快面对Gaius。最后还是一跃而起,冲向厨房。Gaius早就坐在那儿等着他了,连同一份丰盛的晚餐一起。

“谢谢,Gaius。”他无比真挚地说道,仍带着些许忐忑地享用起自己的晚餐。Gaius只是看着他,并没动自己的盘子。

“我看了Hunith的信,Merlin。”Gaius开口说,并注意到Merlin与此同时开始用勺子搅动盘子里的豆子,抿紧的嘴唇暴露了他的紧张。Gaius叹了口气,悄无声息地释放出安慰的信息素来抚平年轻人的不安,“你不需要担心,我绝不会告诉伦敦塔你的事情——只有一件,Merlin,你会魔法的事情是真的吗?”

Merlin终于停下了搅拌食物的手,他抬起头看向Gaius,对后者发出的温和放松的信息素感到非常感激,他似乎在思索却又目光坚定地点了点头:“我生来就会不自觉地移动东西。”作为示范,他把目光落到一把椅子上,金色的光芒在他眼中如泉水泛起,他抬高视线,紧紧盯着椅子不放,Gaius看见那把椅子离了地,在空中漂浮着随梅林的视线到处游荡,就像摆弄积木似的——不需要再证明什么了,他知道一切都是真的。

“这很奇怪,Merlin。”Gaius皱紧眉努力地思考着,他记忆中只见过两个人拥有这样的能力,“我并不是没有见过有魔力的人。”Merlin张大了嘴,显得非常吃惊,“但你是第一个不需要学习就可以使用的,我是指,你能把魔法运用得随心所欲。但是,好吧,不管怎么说,我同意Hunith的话,你要隐藏这样的能力。”

Merlin点点头。

“既然你来到这里,那么有一些事你就必须得了解。”Gaius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你虽然没有在我的面前展示过你的精神力,但根据Hunith的描述,我能肯定你不只是一名伴侣,而是向导。”他散发出宽慰的精神投射,来让年轻人克制微颤抖的手,眼神也变得更加宽容平和,“现在伦敦塔的首席哨兵和领袖是Uther Pendragon,他的儿子,Arthur,同样是一名非常优秀的哨兵,大家都认为他会承接他父亲的位置。至于另外一位Lady Morgana,应该是一个普通人。”

“对不起。”Merlin打断他,“我听说,Uther曾经的妻子——曾经的首席向导过世了。”

Gaius点点头,目光深沉闪烁。

“是的,他当时非常痛苦,当哨兵失去自己的向导时,他们几乎都会崩溃。”Gaius拢起手指,继续说道,“Uther也一样,我没法向你形容他当时有多么悲伤,甚至一蹶不振。但幸运的是,他最终渡过了难关,再也没有与任何一位向导绑定。”

“他是怎么过来的?”Merlin忍不住问。

而Gaius避开了他的视线。

“我相信你已经知道塔的法律。一旦圣所发现任何一位向导,都会直接带进塔中接受训练。现在的训练比过去要严酷得多,而且合格的哨兵与向导会被强制结合——根据他们的实力来进行匹配。”

“等等。”Merlin又忍不住打断他,“我听说之前发生过Uther为了一名强大的向导而杀死一位普通哨兵的事件,那是真的吗?”

气氛沉默了下来。Gaius低下头,几不可闻地发出一声叹息。“是的,我的孩子。Uther非常注重哨兵与向导的对等,他不允许有人反驳他的意见。”

“这不公平。”Merlin愤愤地说道,他只要一想到被迫拆散的恋人就忍不住为他们痛苦。他听说了太多关于伦敦塔的种种不人道的做法,尤其是对向导的。因此Hunith才如此害怕他的能力暴露在世人眼前,她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像犯人一样被关进塔里,每天进行精神力的训练,然后再被迫于一个毫无感觉的哨兵进行结合,就好像他们天职如此,“他们应该有自己选择伴侣的权利。”

“目前来看,这不可能。”Gaius没有表态他是否同意Merlin的观点,但Merlin想他一定是支持的那一方。

“所以,Merlin,你必须得知道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

Gaius的目光紧盯着他。

“永远也别靠近伦敦塔。”

 

每个月13号塔都会举行一次晚宴,按Uther的说法,这是为了让平时苦于训练的哨兵与向导们拥有一次充分接触彼此的机会——听起来倒是挺人道的,毕竟塔方到底还是不能把两个完全陌生的哨兵与向导强制结合在一起,这甚至会让他们的精神遭到过分压迫。于是宴会上经常能看见到处飞掠的鹦鹉和鸽子,偶尔也会混进来几只老鹰,少女的细瘦胳膊上缠着黄金蟒,包括空地上到处转圈的山羊和马之类的,林林总总。鉴于有些人相处的不怎么样,他们的精神向导甚至还会打起来。

这种时候Arthur就不得不勒令那些人(通常是哨兵)召回他们的精神体。不过总体来说,这种宴会还是相对轻松的。

直到他看见他的父亲带着那位漂亮但热情似火的女向导向他走来。Arthur痛苦地咕哝一声。

“Arthur,我相信你们一定不陌生了。”Uther平日里紧绷着的脸上挂着笑容,并极富有暗示性地帮自己儿子倒了小半杯红酒,然后向后站了一步好给两位年轻人一点空间挨得更近,虽然Arthur一点也不希望他这么干,“Miss.Helen,她非常满意你们过去三天以来共同作战的经历。”

那位拥有空灵嗓音的女郎露出一个甜美的微笑,在她没有恣意地让信息素到处流动时看起来还真像那么个优雅的贵族小姐。“是的,Arthur是我见过的最优秀的哨兵。真难以想象什么样的向导才能够配得上他。”

Arthur因为这亲密的称呼脸部肌肉都僵了僵,他才刚把对方的精神标记清空,而现在看来Uther似乎还打算让他们建立长期的同伴关系。“多谢夸奖,Miss.Helen,您的表现也很棒。”他象征性地举了举酒杯,难得地感到这晚宴没法呆下去。

“看来你们对双方都十分满意,这再好不过了,我想……”

这时Morgana慌慌张张地向他们走来,她拉住Arthur的袖子,神色溢满焦虑。“Arthur,我想你得去看看,Leon情况不太好。”

Uther有些难堪,他脸上志得意满的笑容微微僵住,他给予Morgana一个不满且严厉的眼色,而后者显然无暇顾及又或者满不在乎。Arthur低头看了她一眼,向Uther请求许可:“父亲?”

“去吧。”Uther的口气里带着些许不情愿,但无可奈何地同意。Arthur把酒杯搁置到桌上,快步与Morgana消失在厅堂外,丝毫不顾及有些尴尬的首席哨兵与女向导。

 

“谢谢。”Arthur跟在脚步迅速的Morgana身后开口说。后者只是扬扬眉,并不回头看他,也没有慢下来的意思,“为了什么?”

“你知道的,帮我解了围。”

Morgana很快反驳他,同时拉开了Leon房间的门:“我可不只是为了让你解脱才叫你出来,Arthur,我倒很乐意看你一脸吃瘪。”她侧开身,好让Arthur进去,“Leon情况确实很糟糕,我想大概是因为Gwen不在这儿……他看起来很烦躁,而且什么都吃不下。”

桌上的花瓶已经被扫落在地,碎片上还压着皱巴巴的书,都是Gwen平时经常翻阅的。一大摞被拉得搅成一团的磁带扔在垃圾桶里,木质床头柜甚至还印着乱七八糟的指痕,而Leon绝望地坐在角落,目光涣散地盯着墙壁上挂着的Gwen的照片。

“我只是个普通人,什么也做不了。”Morgana惭愧地说。

“即使你是个向导,你也无法安慰他。”Arthur清楚地知道离开了向导的哨兵会多么不安,大概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暂时还不想给自己找一个同伴。他尽量放轻脚步走了过去,“Leon?”他弯下身注视着他的眼睛,耐心地劝慰他,“Gwen明天就会回到塔里,我再去帮你拿一些向导素,好吗?”

躲在阴影里的哨兵从喉间发出低低的呻吟,算是同意了他的话。

 

Merlin坐在一把摇椅里,从搁在上面的几本页面泛黄的书来看它平时是属于Gaius的。藤条编织的椅背靠上去有些柔软却又不至于向后陷,他舒舒服服地躺在上头,就好像小时候躺在Will自己挂起来的吊床上。

Gaius说他需要检测Merlin的精神力能够达到什么地步,于是让Merlin先放松精神半个小时。不过Merlin觉得即使这样他也没法好好休息,因为Gaius一直在他耳边翻书,念念叨叨一些他听不懂的术语。不过习惯之后Merlin倒觉得Gaius低沉温和的嗓音挺适合睡眠,正当他昏昏沉沉地想到Ealdor池塘里的鸭子时,Gaius晃醒了他。

“我们先从第一步开始。”Gaius坐在他对面,垂下眼角平和地看着他,“我希望你已经让自己的精神处于放松状态了。现在,Merlin,慢慢地降下你的精神屏障。”

Merlin闭上眼,他让灵魂重新凝聚专注于自己的脑海,将其与外界隔绝的一道无形的膜慢慢退下。与此同时他能感觉到Gaius发出的友好的精神抚触,来自老者身上的仿佛阳光下老旧书本味道的信息素帮他抚平每一个角落的不安与褶皱。他打心眼里感激对方。

“试着扩展你的精神,到每个能到达的地方,然后试着巧妙地绕开人群。”Gaius的声音似乎是来自他的精神深处,Merlin照办了,虽然他不太懂扩展究竟是什么样,但他试着让自己的精神触感久违地蔓延出去,而几乎是立刻就沉浸在触碰世界的欢愉之中。

他推开了门,三步作一步地跳下楼梯,在狭窄的灰尘飘散的楼道里踢踏起舞。他跑到街上,从人们脚下悄无声息地化作光影穿过,感受浮动于其中的千百情绪。那些人只是光下模糊的影子,但他又能真切地触碰到其中的烦躁、虚荣与满足,仿佛将外层解剖开直接将灵魂暴露。当然,也有一些人他们永远都只是影子,Merlin很清楚那其中有人与自己一样,他们也懂得如何建造一道屏障,来隔绝外界对他们的一切试探。他格外小心地避免触碰到这些敏感的人群,径直跑到路中央,长开手臂等车撞上。又忽然间跑上拥挤的公交车,巧妙地在其中获得一个立足点,并且很自信没人注意到他。

他压抑着自己渴望自由的精神力太久,而现在他觉得自己可以跑得更远更远。

“记住这种感觉,并努力将它具象化。”Gaius的话又在他耳边响起,这让他稍稍收敛了一下,“你应该见过自己的精神向导了,Merlin,现在试着让他实体化——在我们眼前。”

于是Merlin想象着自己就身处这大千世界之中,他所触碰到的那些嘈杂悉数消失,转而幻化成一片森林中的湖,雾气浮动于水面之上,遮蔽了湖中央的小岛。他坐上停靠的木船,随心所欲地让它驶向朦胧雾境,这片世界则完全在他掌控之内。

“哦……”他听见了Gaius惊讶的吸气声,忍不住好奇地睁开眼,于是那片精神图景也随之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他面前散发着纯白光芒的生物,正低下头用白色的羚角轻蹭着他的手背。Merlin伸手附上那雪白色的鬃毛,正对上那双明亮温润的眼睛。Merlin将额头贴上它的脸,听见自己的声音难掩惊喜,“好久不见,老朋友。”

“你的精神向导是一只……独角兽,Merlin。”Gaius显然还没回过神,“我只见过一个人的精神体不是真实的生物!”

就在这时,门铃响起了。Merlin和Gaius都吓了一跳,独角兽随即凭空消失——Merlin把他召唤回去了,而Gaius则迅速地打碎了几瓶向导素,让那其中的气味逸散开,他匆匆忙忙地走向玄关,并回头冲Merlin说道,“小心些。”

Arthur站在门外,他看起来有些着急,甚至没有问过Gaius的建议就走了进来。“Gaius,Leon他不太好……”Merlin很肯定他的动作一下子顿住了,Arthur站在原地,皱起眉看着他,却似乎根本没把心思放在这个陌生人身上,而是转头看向Gaius,“为什么这儿有这么浓烈的信息素?”

空气里充斥的向导信息素的味道拉扯着他身为哨兵的精神,而区别于一般向导素的地方是,这种味道翻涌着自由,仿佛一松手就能瞬间游走各地,又像海潮一般强大,几乎牢牢抓住他的所有感官。Arthur自认为是一个能够完全抵御普通向导的哨兵,而面对眼下这样的信息素,他却能感觉到自己的渴望——对一名强大的向导的渴望。

“只是我打翻了几瓶向导素,Arthur。”Arthur Pendragon!Merlin紧绷起后背,他响起Gaius之前告诉他对方是一名非常优秀的哨兵——还是Uthur的儿子。Gaius走向那些碎玻璃,药片散落一地,Arthur皱着眉,似乎有些怀疑这番言辞,但Gaius根本不给他发问的机会,“Leon需要更多的向导素了吗?可怜的小伙子,希望Gwen能够快点回来。”Gaius念叨着重新拿下一个小瓶子递给他。

“谢谢你,Gaius。”Arthur接过那些白片,视线终于真正地落到了一边还坐着摇椅惊魂未定的Merlin身上,“这是谁?”

“我是Merlin,Merlin.Emrys。”他赶紧站起来,友好地伸出手并朝Arthur露出一个笑容。不过这位传说中优秀的哨兵显然并不领情,Arthur随意地扫了Merlin一眼,甚至都没握住他的手,“Arthur。”他短促地介绍了一下自己,“我父亲很希望你能去参加今天的宴会,Gaius,希望你能到场。”他再没看Merlin一眼,就带着向导素离开了。

直到大门关上的声音响起,Merlin才终于开口,语气有些尖锐地说道:“喔,他可真够没礼貌的。”

“相信我,Merlin。”Gaius收拾着碎片头也不抬地说,“这句话千万别让他听见。”

评论
热度 ( 12 )
 

© 以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