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南。

此地长眠者,声名水上书。微博:南渡有舟___

【AM哨兵向导】锋与鞘.Chap.4(上)

本文食用注意事项:
保留魔法设定,但魔法仅为少数人所有,大部分人(包括Uther)不知道魔法的存在。
现实生活中没有龙的存在,但龙可作为精神体形式。
其余cp有待补充。

 

4.

 

整座塔仿佛都被压在阴沉的乌云下,堵得人喘不过气来。

Merlin平时也觉得这些建筑群死气沉沉,肃杀得犹如一座集中营,但从未像今天这样沉寂过——无论是在走廊巡逻的哨兵,或者疲惫不堪的向导,甚至当他见到Arthur时,每个人脸上都是沮丧而严肃的表情。

他走进首领办公室时发现里面气氛更为压抑,桌上散乱着一叠报告,Pendragon父子俩很明显在商讨着什么事,但在他推门而入时便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Merlin的目光看向Morgana,发现她也不再如往日般神色轻松活泼。

他走向Arthur,向哨兵投射出友好疑问的情绪,试图明白目前的状况。“发生了什么?”

Arthur转身看向他,伸手敲了敲自己指关节下压着的一摞文件。“你自己来看看吧。”

塔方派出的哨兵团全军覆没,随行的三名向导皆被杀害。他们的尸体被南安普顿警方当局发现,而死因都是——精神受到重创。

足以毁灭一整个团队的精神力。Merlin缓缓放下那张报告,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而他脑海里一瞬而过那天酒吧所见的女人的身影。

“能造成这样破坏力的绝不是单人。”Arthur撑着书桌对他的父亲说道,Merlin站在一边点头同意,“至少得有五名以上强大的向导,有一个势力强大的向导团潜逃在外。”

Uther紧绷着脸,一言不发。毫无疑问这是他受到的对他统治的巨大挑战,塔里人人自危,而他身为领袖必须得做点什么来压下这样的躁动。“再派出一个团,到南安普顿仔细搜查。”

“需要带上向导吗?”Arthur抬起头看着他的父亲。

“不。”Uther果断地回答道。

“没有向导他们无法对抗敌人。”坐在另一侧扶手椅上的Morgana尖声反对。

但Uther丝毫不理会她的抗议,他从来就不曾顾虑过。“我不能拿向导们去冒险。”他盯着Morgana,眼中透出严厉而阴沉的光,“我们不能再失去任何一个向导。”

“所以你就让哨兵们去送死?”Morgana尖锐地反问,她毫无畏惧地迎上父亲的目光,咬紧下唇反击,“他们一直都很忠诚。”

气氛更为剑拔弩张,在Merlin的印象中,这对父女从没有平静相处的时候,哪怕只是晚饭他们也能针对酒量的问题大吵一架。就在他觉得又将爆发一次战争时,Arthur平静地开口打断了硝烟。

“我来带领。”他说,两人的目光同时看向他,带着些许不可思议,“我来带领哨兵团,不需要向导。”

“你会死的,Arthur。”Morgana立即阻止他。

Arthur回头,视线正好与Merlin对上,后者有些疑惑地朝他眨了眨眼,但随即明白过来并无奈地点了点头。略带不满的情绪涌进Arthur的脑海,他只是不易察觉地露出一丝微笑,向父亲开口道:“我只需要带上Merlin就够了。”

Merlin朝一齐看过来的父女俩耸了耸肩。

-

早晨五点半,Merlin不得不再一次挣扎着钻出被窝。似乎再紧急的事情也不能劳动Arthur去坐一次火车,而所有人——Eylan他们倒都显得不足为奇似的,对Arthur的分开行动习以为常。对此,Merlin曾经别有深意地夸过Arthur勤勤恳恳,结果当然是被后者一眼瞥了回来,乖乖闭嘴。

不过今天不尽相同,因为那辆银灰色的宝马就停在Gaius公寓楼下。车主显然废了不少功夫才重新为它喷了漆,矫正了后视镜,把凹陷下去的车盖复原。在那天开回伦敦的路上,Merlin一直怀疑这辆车会半路报销,因为Arthur在它伤痕累累的情况下还飙着一百二的时速。

“带上这个。”他叼着一片吐司急匆匆地打算出门时Gaius叫住他,塞给他一小瓶药水。

“这是什么?”Merlin疑惑地改为用手拿着面包,晃了晃那瓶金色的液体。

Gaius歪着头,似乎很努力地想给那东西取个名字。“你可以叫它……混沌药水。”

能更高端一些吗,Merlin在心下暗自念叨道。名字倒是很通俗易懂。

“总之,如果你喝下它,并和一名向导对抗的话,它就会在你的精神投射里加入能够导致对方陷入混沌的信息素。”Gaius说,帮他把药瓶子塞进背包的隐藏口袋里。

“它能在我的胃里呆多久?”

“一个小时。”Gaius把他推出了门。

-

Arthur抱着双臂,右手食指在左臂的肘关节上敲击着,看见Merlin上车时朝对方扔了一个如释重负的表情。

“我还以为你赖在床上不肯起来了呢。”他说,发动了车。

Merlin挑挑眉,他现在几乎习惯了这位搭档的坏脾气,“真高兴这辆车看起来又焕然一新了。”天知道为此得付多少维修费,甚至连车里的香水都换成了一种——一种,果香?

“我都不知道你这么细腻的。”他从副驾驶座下面翻出一瓶做成苹果形状的香水瓶,目瞪口呆,然后看向Arthur,脸上满是戏谑,“你居然用水果味的香水?”

Arthur终于变得极为不自然,他在驾驶座上不安地扭动了一下身子,好像想装成是安全带的错,“那是Morgana买的。”他嘟囔着说,Merlin十分怀疑这句话的真实性。Arthur给了他一个白眼,带着些许不耐烦的口气大声嚷嚷道,“拜托,亲爱的乘客,对于你有一个安全舒适的乘车环境,你没别的能说的吗?”

“好的,谢谢。”Merlin开玩笑般地把那些香水往自己身上撒了一点,然后体贴地把那个瓶子放到挡风玻璃下面,友好地举起双手。

气氛好不容易沉默了几秒,Merlin然就像又发现了另一块新大陆一样,微皱起眉来听着收音机里的声音,“……你在听家务竞赛,你上次还说我幼稚来着?”

然后车里彻底沉默了。

大约过了整整十秒,Arthur才有些艰难地开口道:“Morgana喜欢这个,她倒是很意外的贤惠。”

“噢?”Merlin再一次表示怀疑,“你可真是关心Morgana。”

“系上你的安全带!”Arthur忍无可忍地叫道,汽车的提醒声已经响了许久。

-

如果不是因为有一个沉重的任务摆在前面,或许Merlin会觉得一路好风光。他很想下车到五月花港口去走走,或是进市立图书馆安静地坐一会儿。但随着他们离开了市中心,并逐渐进入废弃的郊区时,Arthur的车速越来越快,最后甚至是幻影移形似的在荒凉的公路上飞奔。Merlin只能紧紧抓住车门上的把手,以防自己不会因为一个急刹车而撞上挡风玻璃。

直到幽冷寂静的小城镇也快走到尽头时,Arthur终于减慢车速,最后稳稳地停在一座废弃工厂前。同一时间,另一辆巴士也停靠在他们对面,哨兵们从火车站乘专车到达这儿。

Merlin下车的一瞬间就立即敏锐地感觉到浮动的信息素残余,他微微皱起眉,试探着向前踏出一步,感受那些微弱的死者的情绪。有向导在这里发生过激烈的斗争,地上还有干涸的大块黑色液体痕迹,那是哨兵战斗的血渍。尽管经过几日的消磨这片地区已经没有多少当日屠杀的印证存在,但Merlin还是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为了转移注意力,他走向正和哨兵们交谈的Arthur。Elyan没有来,大概是因为跟Gwen和Leon去做了别的任务。

“我们现在就要进去看看吗?”Merlin问,他猜测工厂外的这些场景只不过是一小部分,工厂内部一定发生过更大的斗争——向导残留下来的若有若无的信息素从里面传出,Merlin不太愿意去想发生了什么。
“不。”Arthur抬起头看了看工厂的烟囱,阳光刺得他把眼睛眯起,“我们只在外面转转,下午再进去。大家需要休息,否则遇到突发状况我们没法应付。”

他们在工厂外围除了一些残破的衣料和其他血迹外没有发现别的什么,只得无功而返。在简单吃过午饭并午睡休息后,下午三点半他们再一次来到这里。

Arthur掀开汽车的后备箱,那是他的武器库。Merlin看着他从里面挑出几杆步枪和几匣弹药,也许还有一把霰弹枪。他不由得怀疑这位一向干脆利落的搭档有毁了工厂的可能,不过他把所有的枪支都给了其他哨兵。

“你不为自己留几把?”Merlin环着手臂靠在车身上问他。

“我?”Arthur侧头飞快地扫了他一眼,他从自己的口袋里抽出一柄黑色的物件,在指尖转了几圈,“我有这个就行了。”他将黑色的鞘褪去,露出锐利的匕首。

“……你只带一只匕首?”Merlin承认那是一把很好的武器,好的,很好的冷兵器,不那么好的选择。

Arthur向他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将匕首握把对准Merlin,两人对视一眼,Merlin怀疑地看着他,随后看见Arthur食指向前一推,一声机械的咔哒声响起——黑色的枪管从握把处被推了出来。

他哑口无言。“所以这是一把……枪?”Merlin听见自己的声音充满不确定性。

“别那么落伍,Merlin,这是一把麻醉枪兼匕首,冷热兵器的完美结合。”Arthur收回枪管,把匕首折叠后收回口袋,得意洋洋地扬起一边眉毛来,“我可不愿意伤害向导,不过不用担心,我还有自己的手枪呢。”

-

他们带头进入工厂,刚一入门浓重的铁锈味便扑面而来,天知道真的是因为金属腐朽还是别的某些富含铁元素的东西。到处都是飘散的灰尘和蛛网,流水生产线上的机器横七竖八倒了一地,有些仪器的铁皮上面还有明显的凹陷痕迹。这里发生过一场战争。

他们选择在白天进来,因为晚上打着手电筒太过危险。现在周遭一切看起来都很平静,但空气中依然浮动着微弱的向导素,只有向导临死前发出的强烈求生信息才会留下如此固执的痕迹。因为这个,Merlin有些胆战心惊,特别是当他们进入工厂中心的厂房时看到了四处溅落的血迹。

Arthur停住了,他抬起手示意别人停下,他单独上前查看那些发黑的血渍。

不知道谁突然踢到了一截钢筋,那东西咕噜噜地滚远,在空荡荡的工厂里显得无比响亮。所有人都一起回头瞪向那个发出声音来的哨兵,Merlin觉得呼吸有些急促,他能感觉到身边的哨兵们也是,他们虽然强大且貌似毫无畏惧,但潜藏的恐惧依然随时都会占据他们的大脑。Merlin只能无声地灌输一些安慰的精神投射,来抚平哨兵们的情绪。

只有一个人例外。Merlin看向Arthur,他总是勇敢执着,无论何时何地。

这大概也是为什么他想保护他的原因。

就在所有人都觉得大概没引起什么动静时,几道阴影突然遮蔽了窗口的日光。所有人不约而同抬头向上看,一瞬间恐慌感攫住了他们。层层环绕向上的楼梯中央,赫然耸立几块巨大的石砖,仿佛它们一直漂浮在那里。Merlin感受到一股奇异的力量波动,但他还来不及细想,那些巨石就摇晃了几下,好像某种炫耀的提醒似的,继而忽然从天砸落,Arthur反应迅速地高喊了一声“躲开!”人群瞬间大乱。Merlin急忙四处张望寻找可以当掩体的东西,但那些庞大的影子砸落的速度太快,Arthur一把拽过他的手臂将他扯至一台发电机下,而后不足一秒,方才他所站的地方就被石砖砸出了碎屑。至于其他哨兵则没那么幸运,他们尽管有强力的四肢,但不少依然被石块砸中脑袋,倒下去不省人事。

他们被发现了。Merlin凝神,他们需要尽快搞清楚对手的状况。他铺开了自己的精神网络,努力地延展着它到工厂的每个细微角落,那些所有碰到他的网络的人都会像撞上蛛丝的猎物一样,在他脑海中汇出一副清晰的卫星定位图。

但结果令他无比恐惧。

这里总共有三名哨兵,和一名向导。

只有一名。而这股精神波动,他曾经在酒吧里与其艰难交手过,他永远也不会忘记。

那个女人,但仅凭一个人怎么可能强大到能够杀死三名向导和其余所有的哨兵?他回忆起那股力量,发觉自己或许根本不曾领会到对手的强大。他的手心在出汗,不安开始泛滥,在知道对手是谁的情况下,他更清楚对方的实力。而这时Arthur却飞快地从发电机下冲了出去,Merlin看着他的身影在自己身边消失,茫然了一瞬,随即脑中警铃大作。他们是在自投罗网,这里只有一名强大得不可思议的向导,远超过自己所能应付的范围——哨兵们会因此而死。Merlin咬紧下唇,他不容自己犹豫,拔步飞快追随Arthur冲了出去。

来时的路已经坍塌堵死,他们别无选择,只能带领其余哨兵往工厂的更深处撤。而现在他们只剩下不足十人,有三个人倒在了那个地方。

“就像我说的,你真应该直接把这座工厂炸了。”Merlin努力让自己跟上哨兵们的步伐,他一边气喘吁吁地飞奔一边说。工厂往深处更为封闭,高墙上的明亮窗户逐渐减少,只有仅剩的几抹阳光能够投射进来。空气的流动不畅让Merlin觉得更加喘不过气,他拓展着自己的精神网络,确定没有人追踪后大声喊道,“停!等等!”

Arthur首先停了下来,他的气息倒是挺稳,“怎么,你跑不动了吗?”

Merlin这时连白眼都懒得给他,他第一次讨厌这些仗着体能优势乱来的哨兵。

“我们不熟悉这个工厂的地形,这么逃下去说不定会无路可退。”他说道,并四下张望起来,迈开步子跑到一个封闭的通风口处,“我们得迂回一些——比如用排风系统。”

“哦,Merlin。”Arthur一副想敲他脑袋的表情,“如果我们真的爬进去,一旦被发现,那就是真的进死胡同了。”

“可我们总得试试。”Merlin辩解道,“这些通风管道不知道通向哪儿,说不定能找到别的出口。”

他们僵持了一会儿,没有别的人出声表示支持和反对。就在Merlin想着“好吧好吧反正总是按他说的办”打算放弃时,Arthur开口了:“把那个盖子拆下来。”他妥协了,并迅速重新发号施令。Merlin忍不住微笑了一下,不过在看到同伴的表情时立即明智地收敛了笑容,正儿八经地趴到被拆开封盖的管道口。

一股潮湿腐朽的气味扑面而来,显然在年久失修后这里已经不再向原来那样干燥了,管壁上积了一层厚厚的灰尘,说不定还有某些昆虫在这里安了家。Merlin忍不住皱皱眉,就在他还有些犹豫的当口,Arthur已经提着他的领子把他拎了出来。

“别磨磨蹭蹭的,Merlin。”他说,自己率先把头探进管道,然后身形迅速消失在众人的视野里。Merlin和哨兵们彼此面面相觑了一眼,“快进来!”Arthur的催促声通过管道有些沉闷地响起,Merlin耸耸肩,这回倒是一点犹豫也没有,他弯下腰,跟着手脚并用地爬了进去。

评论
热度 ( 14 )
 

© 以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