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南。

此地长眠者,声名水上书。微博:南渡有舟___

【AM哨兵向导】锋与鞘.Chap.4(下)

本文食用注意事项:
保留魔法设定,但魔法仅为少数人所有,大部分人(包括Uther)不知道魔法的存在。
现实生活中没有龙的存在,但龙可作为精神体形式。
其余cp有待补充。

 

通风管道很窄,只能容一人单向通行。哨兵们粗重的呼吸和踩踏金属的声音此起彼伏,空气污浊得厉害,不过好在没有什么危险的昆虫,只是灰尘太多。Merlin压下心里的焦躁,用宽慰的信息素覆盖了其他人,试图以此减轻哨兵们的不适。不知道在通风管道里匍匐前进了多久,直到Merlin觉得自己的脊椎和膝盖都疼得不行,就像背着一辆自行车时,他面前的Arthur停住了。

“怎么了?”Merlin看不见前面的情况,他哑着嗓子问,觉得有些渴。

Arthur艰难地改变着姿势,将腿对准前方,趁他转身的空当,Merlin看见那又是一个封盖,外面似乎是办公室之类的地方。Arthur狠狠地踢向那个盖子,想要把它踹开,但他的表情疲乏而勉强,Merlin很清楚他现在没法发挥自己全部的力气。他几乎是无声地念了一句咒语,瞳孔瞬间变成浅金色,随着Arthur最后一下用力踹向那个金属盖子,砰地一声,那东西重重地向外倒去,哐啷一下砸在地上。

他们一个一个地从里头钻了出来,每个人身上都脏兮兮的。

这大概是某个车间的一个简陋的办公的地方,但实际上,除了几把破旧的椅子外,整个房间已经没有别的东西了,完全看不出曾经办公的景象。而且也没有窗户,只有走廊透进的一点亮光,其他区域都是一片昏暗。

“现在已经四点十分了。”Arthur抬起手腕看了一眼表,他的脸色凝重起来。

冬日的英格兰,太阳是没法呆太久的。一旦他们失去了来自太阳的光源,基本就已经被判了死刑。

他们还有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

“我们得从这里出去,找别的路。”Merlin说着,他走向办公室的门,满心急切。回去以后无论如何得让Uther增派向导,他现在觉得自己有些不自量力。而就在他把手附上门把的那一刻,Arthur却飞快地按住了他。

“怎……”他刚打算问,Arthur用眼神制止了他出声。

脚步声。

哨兵们的听觉要比他灵敏得多,Merlin的手死死攥着门把,他的目光锁在那些铁锈上,觉得全身发冷。

他的精神网络分明随时随地都是张开的,那些触梢早就蔓延到门口和走廊,但他什么也没感觉到,那些原本清晰的定位图像没有向他反馈收到的讯息。他咬着嘴唇,重新开启自己的信息素来探查,而那依然是空白一片。

他感觉不到。这个认知让Merlin的头脑空白一片。

Arthur没发现他的异常,他拉着Merlin蹲下身,悄悄地将门打开一条缝隙。门外有三个巡逻的哨兵,对他们来说这个人数不是问题。Merlin有点麻木地任他摆弄,他觉得自己的大脑混乱成一锅浆糊。

为什么?是什么屏蔽了他的精神感知,还是他的精神力已经不起作用了?如果他的感知出了问题,那么或许这里就不只有三名哨兵和一名向导,他无法知道确切的人数。这倒是可以解释他之前对只有一名向导的疑虑,但这实在算不上一件好事。

他屏着呼吸,感觉到Arthur已经处于高度警惕状态,Arthur的手拦在他身前,紧紧抓住他的手臂,似乎在努力将他推向自己身后。这是哨兵无意识做出的本能的保护动作。那些哨兵徘徊在门口,不停地交谈着什么,屋里的全部人都保持着绝对安静,他们不想在这个时候发生什么冲突。

一个曼妙的身姿出现在Merlin的视野中,那是一个穿着长裙的女人,披下一头漂亮的长发。她走向那三名哨兵,并没转过脸来,但Merlin在见到她的第一眼就完全确定那是他的交手对象。他紧紧盯着她,努力用精神屏障屏蔽掉自己的信息素,但他知道这没什么用,对方也大可以像他那样,用精神网络来探查周边的人数。

但那个女人只是四下看了看,什么也没发现似的,高跟鞋踩踏地面的声音笃笃远去,带着那三名哨兵一起。她没有打开她的感知,Merlin不无庆幸地想,却又十分奇怪,为什么?

他觉得自己的脑子里再也塞不下其他的谜团了。

但就在这时门被狠狠地撞开了,三个身影闯入室内,他们的速度远超过Merlin的反应时间,他甚至都来不及站起来,就被Arthur一把推开。哨兵的反应速度要快过他,那把锋利的匕首已经滑出了鞘,同时还有子弹的声音,那些金属弹头嵌进墙壁里。为什么他们就不知道装消音器?Merlin的第一想法居然还是这个,不过很快他就没机会想了,一枚子弹擦过他的肩头打碎了身后的毛玻璃。

他撑着墙壁站起来,掏出自己的手枪——Arthur硬是要求他也必须配一把,虽然他的精准度八成也没法从混战里瞄准对手,但他还有来自向导的精神威压。他积攒了许久的不安情绪终于有了一个最好的宣泄口,迅速地蔓延绞紧对方的三名哨兵,将他们团团缠绕包裹在精神力的茧中,仿佛藤蔓似的要将他们拉入沼泽。Merlin感到自己散发出的负面情绪遭到了哨兵精神屏障的顽强抵抗,但他很快地轻而易举地粉碎了他们,彻底入侵。

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也能够毫不犹豫地打碎别人的屏障,然后利用自己强大的力量来摧毁他们。这样毫无悬念的较量仿佛天生就是用来证明向导的优势似的,而他又正好是挺厉害的那一个,看着哨兵跌坐在他跟前,痛苦不堪地跪下时,Merlin都会忍不住一阵战栗。他说不清自己的恐慌是从何而来,在占据了如此大优势的情况下,他却没有半分胜利者的愉悦。

他会习惯这样的作战方式,然后直到某一天连半分同情心也不存。

步枪的子弹连续射了好几发,直至肉体倒下的声音响起时才停下。

“我们得快点走。”Arthur深吸口气,他的目光看向Merlin,那其中的情绪格外复杂,而Merlin却不敢稍微感知他的思想,“这里动静太大了,很快会有人赶过来的。”

“我想是的。”温柔妩媚的声音在门外响起,一石激起千层浪。

Arthur迅速地转过身打算扣动麻醉枪的扳机时,暴风般的精神力就在室内肆虐开来,令人猝手不及,却来自面前的曼妙女郎身上。这股精神力无疑是致命的,甚至比Merlin所拥有的还要强大数倍。粗暴的力量瞬间撕碎了所有人的防御,所有的哨兵都在一刹那失去了所有的行动能力,他们抱着头痛苦地在地上翻滚,喉咙里爆发嘶哑的吼叫,仿佛承受着火刑,甚至Arthur,他也脸色惨白地跪坐在地上,用一手死死支撑着自己的身体不倒下。

所有的哨兵在瞬间被打垮。

Merlin觉得自己在颤抖,他的精神屏障也在重锤般的敲打下几乎全部破碎,枉论保护自己的哨兵。尖锐的疼痛刺进他的脑海,仿佛在啃噬他的每一寸骨血。他试图反抗,却仅仅将对手逼退一些,但随后更凶猛的攻势又席卷而来。

他终于能明白为什么一个哨兵团会全军覆没,他之前的探查没有错,这里确确实实只有一名向导。

但这不对,Merlin抬起头怒视着面前的女人,她嘴角噙着笑,怡然自得地看着所有人在她的操控下痛不欲生。有什么地方有些异样,再怎么强调的向导也做不到这种地步,尽管在这样的压迫下他几乎没有精力去思考,但体内的某些力量似乎在回应某种召唤,澎湃欲出。那是流涌在他血液中的魔力,正在从主人的压抑中逐渐苏醒,仿佛要与面前的女人散发出的某种气息纠缠应和,她的力量越是倾尽而出,那些躁动就越是激烈。

Merlin现在知道在巨石落下时他所感知到的奇异波动了。

那是魔法。

“Emrys。”女人走向他,脸上带着属于胜利者的志在必得的笑容,“看看你,拥有那样力量的躯壳现在却这么狼狈。”

“你是谁?”Merlin用尽所有力气把对方的精神力驱逐出自己的脑海,筋疲力竭地靠着墙,却依然毫不动摇地迎上她的目光,“为什么这么做?”

“喔,这句话你应该去问问Uther Pendragon。”她虚假的笑意有那么一瞬间消失不见了,但随后却也没有继续步步紧逼,而是给了Merlin一丝得以喘息的机会,“你的力量远比你所想的要强大得多,不过看起来,你甚至不知道怎么屏蔽行踪,对吗?”她似乎很满意给Merlin又上了一节关于向导的课,“我对你没有什么兴趣,只是需要你做一件事罢了。”

女人迈着从容不迫的步伐继续接近他,就像吐着信子的蛇靠近自己的猎物。那些尖锐的刀子一般的精神力又渗透进他的脑海中,而Merlin已经没有别的气力可以去抵挡下一次了。

“砰。”枪响了,子弹掠过他们之间钉入墙中。

Arthur撑着上半身,枪口对准了女人,但他甚至没办法稳定自己的准星,“离他远一些。”他沙哑着开口,目光冷峻,声音疲惫不堪却又格外坚定。

她微扬眉有些诧异,但随后又笑了出来。“真不愧是Uther的儿子。”她说,微微眯起眼睛,抬高了下颔,那股精神波动响应般地瞬间变成台风,毫不顾忌地席卷了Arthur和在场的每一个人,吞没了他剩余的所有神智。

“不!”Merlin眼睁睁地看着他倒了下去,握着枪的手指缓缓松开。他绝望地吼出声来,攥紧十指,那些奔腾的魔力源泉瞬间爆发,他身边的墙面生出密密麻麻的皲裂痕迹,随时都能被粉碎一般。魔力涌入他的精神网络,顿时篡改了原先的精神力的流动,他能感觉到他的思想从未如此清明,仿佛飞机穿透云层,披荆斩棘。全新的动力让他的精神力渴望驰骋,顺着魔力的流动更彻底地释放出来。

他有些惊讶,对面的女人也是,她甚至后退了一步,死死地盯着他,脸上的表情变得惊慌。

Merlin知道这是他唯一的机会了,他要做与她相同的事情。

“你拥有魔法。”Merlin锁死她的目光,他缓缓向前踏出一步,声音冷酷而带着质问,“你却用它来摧毁别人,甚至以此为乐。”他放任自己的精神力冲出束缚,瞬间掀起巨大的海浪,与另一股力量狠狠地冲撞,比他之前所爆发的每一次都要来得更为剧烈而彻底,“仅凭这一点,我便无法原谅你。”

“你认为自己就很值得骄傲吗,Emrys?”女人冷笑一声,她高傲地扬起下巴,“你杀死了我的五名哨兵,你同样带给他们痛苦,为了救你的同伴。”她说着,语气愈发尖锐,眼里闪动着狡猾的光芒,“你觉得自己保护得了Arthur?”她看向地面上昏迷的哨兵,又给了Merlin意味深长的一瞥,“现在只有他一个人还活着了,你想杀了我还是想保护他?”

那股与Merlin对抗的力量消失了,他潮水般的精神力涌向敌人,但他却惊恐地睁大眼睛,一刻也不曾犹豫地立刻让力量改道扑向Arthur,用自己的精神力将他严密地包拢起来,他无法承受失去Arthur 的代价。但下一秒,他看见女人嘴角胜利的笑容。

对方力量去而复返,带着更大的力道瞬间冲进Merlin失去防御的精神图景内,在里面翻天覆地。他根本来不及召回自己的力量,就被她的魔法狠狠甩到墙上,后脑一阵剧烈的钝痛。

“这就结束了,Emrys。”

她在他的精神图景里,那个湖畔。原先光芒耀眼的独角兽此时疲惫地倒在草丛中,毛发黯淡。Merlin费力地抱起它的头,伸手轻顺着它的鬃毛。他防备地看向对面的女人,手掌却安慰地轻拍自己的精神体,他下决心要保护他,直到自己在这个世界里倒下。

他想起第一次救下Arthur时的情景,现在要重演在他身上了。

“多漂亮啊。”她踏过草地,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这片世界的主人,那双闪烁的眼睛满含喜悦,“你总是很让人惊喜,这还让我有些下不去手呢。”

Merlin并不答话,他在现实世界里努力地活动起来,将手伸向自己的背包,颤抖地抽出那一瓶Gaius的药水。他的对手现在正沉浸于胜利的欢愉里,这是他最好的作弊时间。鉴于对方兵不厌诈,自己也没必要心怀愧疚了。

他仰头,灌下那瓶金色的液体。

“你现在可以从这里出去了。”他说,放开了的精神体,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他直视着对手,决心证明自己才能主宰这个精神领域,将自己保留的最后一丝精神力调动起来,一股脑地砸向他的敌人,与原先不同的是,这股力量了携杂了更沉重的黑色,仿佛有无数人在尖叫,好像扩音喇叭般放大了其中所有的负面情绪,使得它更为可怕而强大,如飓风狠狠地把入侵者扫荡出去。女人脸上的志得意满消失了,她措手不及地打算回击时就被狠狠地撞到半空,失重感让她发出刺耳的尖叫,最后消失在狂风大作之中。

-

似乎一只小虫爬上Merlin的手臂咬了一口,他的手指动了动,他缓缓地睁开眼,觉得时间仿佛已经过去了很久,却又好像只是一刻,压迫感消失了,他的精神前所未有的放松过。女人倒在他的对面,一动不动。Merlin踉踉跄跄地站起身,试探着放出自己的精神感知,探查到的却是对方精神领域的一片混乱,各种各样的信息冲刷彼此交杂。

那是向导的危机,混沌。

他没再施舍给自己的对手一眼,而是走向Arthur,疲惫地在他身边跪坐下来,测他的鼻息。在温热的气体扑至指尖的一刻,Merlin骤然长舒一口气。他抿紧唇,拍了拍同伴的脸颊,“Arthur。”他轻声呼唤道,直至对方的眼睑微微动了动。

“Merlin……?”蓝眸带着恍惚的神采看向他,充满初醒的疑虑。

“你能站起来吗?我们得走了。”Merlin问道,在得到点头后用力地扶起Arthur的上半身,艰难地站了起来。训练有素的向导都能够让自己从混沌中脱身,更不用提这样一个强大的人,他所能做的只是拖延时间,争取逃走。

醒来后的Arthur有些神志不清,但他在Merlin的手臂绕过他的腋窝时朝同伴摇了摇头,反伸过手搭住Merlin的肩膀。在日落的光芒里,他们互相支撑着走出工厂。

-

Merlin不得不冒着会被抓无证驾驶的风险把车开到警局,然后委托他们把自己送回去。他的车技实在不敢上高速公路,那很有可能给他和Arthur造成第二次生命危险。

于是等他终于应付完Uther的盘问、Morgana的关心后,才被Lancelot送回家里。Gaius看见他邋遢的样子吓了一大跳,而Merlin除了洗澡吃饭外别的什么也不想做。另外他决定,一定要让Gaius告诉他怎么避免被别的向导发现,他的对手很明显深谙其道。

他跟Gaius详细地讲了一遍遇到的那个女人,包括提到了她会魔法。而Gaius听完后长久地沉默了,他第一次不安地摩挲着双手,眉头紧皱一团。

“你真的知道她是谁,对吗,Gaius?”Merlin问,他认真地注视着自己养父的眼睛。

“是的,我想我知道。”Gaius直认不讳,他对上Merlin的视线,抿了抿嘴说道,“你听说过Uther为了一个强大的向导,而杀了那位向导所深爱的哨兵的事吧?”

Merlin点点头。

“那名向导在那之后就叛变了,她的力量非常强大,以至于突破了塔方并从此流浪在外。Uther一直在追捕她,却每次都无功而返。”Gaius说,他长叹了口气,“她发誓要杀了Uther。但是,Merlin,她曾经与我相识,那原本是一个非常优秀而活泼的女孩,更与众不同的是,她会魔法,而我替她隐瞒了一切,甚至到现在我也不曾告诉过Uther。就是我提起过的,我所认识的会魔法的两个人之一。”

“你认为她就是与我对峙的那个人吗?”Merlin问,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感到同情。

Gaius点头承认。“我恐怕是的。”

“她叫什么?”

“Nimueh。”Gaius犹豫片刻,才缓缓地从口中吐露出忌讳许久的名字。

-

Arthur在那之后又上门了一次,他看起来气色好多了,比起无精打采的Merlin,他简直就跟没事人一样威风凛凛。Gaius非常识相地到自己的房间去看书了,留下这两个人站在客厅里,面面相觑,有些尴尬。

“我都听Morgana说了,你救了我,又一次。”Arthur看着他,目光有些复杂。

Merlin则是轻快地回答道:“喔,这没什么,我觉得以后都会变成习惯的。”

“你知道吗,Merlin?”Arthur打断他,神色别有深意,“我每次都觉得你真是神奇的好运。”Merlin的心跳加快,他又觉得Arthur会把自己拉去做精神测验了,也许下次他得收敛一点。不过Arthur话锋一转,并拍了拍他的肩膀,“这大概也是你唯一的优点了。”

完全没必要收敛,Merlin翻了个白眼。

-

Nimueh狠狠踩下刹车,她深色的长裙上沾满灰尘,后视镜中自己的容貌差不多可以算得上蓬头垢面。她很快就在入夜的冰冷的工厂里醒来,周遭只有哨兵们的尸体。而工厂外——警车的灯光不停闪烁,他们来清理现场了。

尽管元气大伤,她依然逃了出来。

“你看起来真是糟糕,Nimueh。”男人冷冷地对敲开门的女人说道,完全没有让疲惫的向导进来的意思。一个年轻的女孩站在屋里,带着些许怯意看着门外头发凌乱的女人。

“哈,毕竟那可是你的儿子。”Nimueh嘲讽地从喉间挤出一句话来,她抬头注视着男人冰冷的眼睛,放轻了声音,声线婉转动听,“他三天以后的晚上会到五月花公园,他一定会来。至于你,Balinor。”她侧过身打算离去,不轻不重地撂下一句算是威胁的话语,“我可不知道在你不在场的情况下,他会出什么事。”

评论
热度 ( 15 )
 

© 以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