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南。

此地长眠者,声名水上书。微博:南渡有舟___

【AM哨兵向导】锋与鞘.Chap.5

5.

 

Merlin向自行车发誓再也不会跟Arthur搞什么自驾游。

昨天上午这位号称最能干的哨兵(Merlin完全可以反驳这一说法)给他打了个电话,那是他们难得通过通讯工具交流的一次,邀请——命令他跟他出去自驾旅行一天。Arthur把时间定在八点,并且承认这是为了报答他最近以来一直跟他东奔西跑疲惫不堪,喔,他还形容了“温泉”“豪华自助餐”“缆车”什么的,换做谁都没法不心动。

当然现在那些东西都不会有了,因为他们被堵在路上长达两个小时,现在连路程的三分之二都没走完,而且天已经黑了。更重要的是,Arthur在追随长长的车列把自己的耐心耗尽后扬言他可以找到一条捷径。

然后呢?然后就迷路了,在一个森林里,四周都是黑压压的树丛不见光的那种森林,当然也许是因为天色已经黑了。幸好现在人类活动范围已经这么广了,大概也不需要担心会有什么危险的野生动物,否则他们可能还要来一场原始狩猎。

“我觉得我们最好停下。”Merlin开口,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温柔有耐心一些,他可是在车上被闷了好几个小时,一直听无聊的BBC广播,从卡梅伦讲到唐顿庄园再到脱口秀,“我们已经找不着路了,Arthur,就算你有导航仪也没用。”他看了一眼一路上都在不停瞎指挥的机器,“更不要说它本来就没用。”

“闭嘴Merlin!”Arthur看起来怒气冲冲,狠狠戳了戳那个还在不停人工播报的导航机器,“我早就说过要他们更新地图!”

“更新地图也没用,因为现在重点是我们在一座黑漆漆的树林里。”Merlin说,并好心地传递过去一些轻松的情绪,“说真的,找块空地停车,然后我们还可以下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这可是天然氧吧诶。”

Arthur白了他一眼:“晚上的森林可不是这么回事儿,别犯傻,Merlin,你要是想做森林浴可以挑个更好的时候。”

不过他仍然照办了,在开了大约十分钟以后,他们找到了一条小溪流,把车停在灌木丛中的一小块空地里。Merlin飞快地解下安全带逃离车厢,在接触自然空气的一刻如释重负地长呼出气,觉得自己全身就像伸展开的折叠自行车。他身后响起Arthur关上车门的声音,很明显哨兵也非常疲惫,他正靠在车身上懒洋洋地一动不动。

这里隐约能看见一点星光,不过晚上似乎没有月亮,没增加多少光源。Arthur让车灯开着,好看清周围,但并没什么太大的区别,因为除了树就是树。Merlin拨开树丛,沿着溪流向上走,临水的地方多少能让人觉得干净舒服些。

“Merlin!”烦人的声音又响起来了,“别走太远!”Arthur的脚步声跟了上来,“我可不想在你迷路后再把你找回来。”

Merlin朝他露出一个笑容:“我才不会沿着河走丢。”

他们肩并肩走着,谁也没再说话。水流的声音在他们身边回响,冲湍出一片森林的静谧。他们彼此都想刻意营造漫不经心的气氛,比如Arthur很用力地在前后甩手,好像走路是件多么欢悦的事情似的,而Merlin则是一直在摆弄自己的袖子,把它们卷起来,再放下去,再卷起来。

他们的视线一旦略有交织,就又飞快地擦开,借由天色太黑发现不了对方的目光作为借口,就这样缓缓安静地走了不知道多久。但彼此又心照不宣,Arthur可以感觉到Merlin的体温,就像Merlin也能读到哨兵浮动不安的情绪,他们感知得到对方,却不知从何开口——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两人天生能力的作祟。他们就处在这样一个微妙的平衡里,尴尬却无比合适。

“咳。”最后还是Arthur不自然地开口了,不知道他是不是意识到照这么下去其实他们都可以尝试着走出森林了,又或者是晚上的丛林真的太冷,“跟我说说Ealdor吧。”

他收获了Merlin颇为惊讶的目光,感到十分莫名其妙:“你干嘛这样盯着我?”

“呃,不,没什么。”Merlin这才大梦初醒地收回视线,他可没想到Arthur会问道关于Ealdor的事情,事实上他还以为对方根本不记得自己来自哪儿呢。Merlin挠了挠自己的脸颊,为自己的误解感到有些愧疚:“我只是觉得,你突然对一个小镇子那么感兴趣有点奇怪。”

“那是你的故乡,而我跑遍这么多地方却从来没去过那里。”Arthur自然而然地抱起手臂说道。他觉得有点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地方能把Merlin培养成一个这么蠢又瘦巴巴而且还……富有自然气息的人。他总觉得眼前的伴侣身上具有某些特质,但他又拒绝承认对方的特殊。

Merlin偏过头看向那些细密的枝杈,好像这世上全部的黑夜都被包拢在那些叶片里。他不需要费多大劲就能回忆起自己的Ealdor,那个陪伴了自己二十多年的地方,现在重点是从何说起,有太多词汇塞进了他的脑海,“它坐落在一列山脉后面,大部分地方都还是平原和草地。”他想起爬到房顶上时一览无边的辽远绿色,那里偶尔还会出现一些稀稀拉拉的羊群。

“你知道的,公路不太多,从我家里到学校得骑十五分钟的自行车。”大部分时候他都和Will一起,一人叼着一片Hunith烤的热吐司,比赛谁先到学校,通常他们会给对方下套,比如到处拐弯什么的,“在教堂门口还有一个养鸭池,虽然里面早就没有鸭子了,不过我们都管那个叫养鸭池。然后感恩节的时候我们会四处拜访,带上自己烤的蛋糕或糖果,对我来说最棒的节日并不是圣诞节,而是感恩节,因为每个人都能收到一箩筐的感谢卡片。喔,有一年我收到了67张呢。”

他朝Arthur快活地眨眨眼,Arthur觉得并不奇怪,因为Merlin总能快速地融入四周,很难令人觉得不想亲近他,何况他有的时候确实还挺乐于助人的,好吧,一直都。连他自己也得承认,被Merlin救了许多次。

现在他们开始往回走了。

“那里的树和伦敦没什么区别,只是冬天会变得更光秃秃一些。那儿更冷,所以冬天我们得比在伦敦多套一件兔绒衫。啊,当年妈妈还想教我织这些东西呢,但我打死也学不会。”他说,有些不好意思地揉揉自己的头发。

“确实挺像你的。”Arthur插了一句嘴,果不其然被身旁人用手肘顶了一下腰。

“好了,Arthur,该我问你了。”Merlin话锋一转,不打算再过多讨论自己的家乡。

他注视着Arthur的眼睛,那双蓝眸被黑夜刷上了漆,好像在墨缸里晕染过似的。他有些犹豫地捏了捏袖子,最后还是开口说道:“你说过我们这是短暂的任务关系。”

Arthur扬了扬眉,回答了一句是的。

“那你现在打算找一名向导了?”Merlin问。

“不。”干脆利落。

“好吧,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不太喜欢向导。”Merlin皱了皱眉,开始忍不住想如果被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估计Arthur会揍他一顿,“但你真的不打算再找一名向导搭档了?”

“Merlin。”他话音还没落,Arthur就提高了音量打断了他的话,“你现在应该为能跟我一起出来旅游感到幸运,而不是想急切地找个向导取而代之。鉴于你还没笨到坏事的地步,我觉得还可以留用你一段时间。而且你也比那些矫情的向导来得更好一些,这是你唯一的优点了。”他神气活现地注视着Merlin,想了想又补充一句,“哦,这根本不是在夸你。”

本来也不是在夸我,因为你根本不知道怎么夸人。Merlin在心里腹诽一句,翻了个白眼。“好的,我姑且当这是一种肯定。现在我们可以走回去了吗?亲爱的Pendragon先生?”

-

他们回到车里的第一时间就迫不及待打开暖气,入夜的森林实在是冻人,尽管没有下雪,但呼啸的风吹刮在脸上时湿冷的气息还是让人忍不住想打个喷嚏。鉴于他们俩都不是很想感冒,最后几乎是跑回了车里,用Arthur的话来说,顺便运动热身。

“现在几点了?”Merlin在背包里翻找着他们带来的零食,在这个时候才终于意识到Gaius的考虑周到有多大好处了。他们有两个鸡蛋三明治,一盒熏鸡肉和水果,Gaius甚至帮他在一个大的保温瓶里装满了开水,另外还有一些别的类似薯片之类的东西,已经足够丰盛了。

他把一个三明治扔给Arthur,后者稳稳地接住并回答道:“八点。”保鲜膜撕开的声音响起,“我回去真需要请Gaius一顿饭。”

“我也是。”Merlin同意,并跟着咬了一口面包,外层的面包是燕麦的,口感有些粗糙,但这一点也不影响它的味道,“有时候我真觉得,Gaius是世界上最好的养父了。”

“也是最忠诚的朋友。”Arthur附和,“当初我父亲的事情也要多谢他。”

Merlin有些疑惑,“Uther?”他问道。

“是的,在我母亲——过世之后。”Arthur的声音微微减弱,似乎被什么哽住似的,Merlin听Gaius说过,Uther那时痛苦到几乎追随妻子而去,他本想安慰身旁的哨兵,但随后Arhur又恢复了明亮的声线,“那个时候我还小,但据说是Gaius救回了他。”

“Gaius?”Merlin惊讶地低呼出声,他从没听老人说起过。原先他以为Uther是自己顽强地撑过来的,而Gaius从没否认过这一切。不过现在看来他需要刷新一下认知了,“他做了什么?”

Arthur耸耸肩,挑起一边眉毛:“我不知道,我原本还想问你呢,看来他也没有对你说。”他迅速解决完了那个三明治,拿起一只香蕉,“他那个时候进入了我父亲的精神图景,并最终救了他。我父亲原本想奖赏他,但被拒绝了。”

Merlin觉得自己顿时没什么胃口了,但他还是勉强吃下了自己的三明治,几乎无意识地撕开了一袋薯片。Gaius进入了Uther的精神图景,他是怎么进去的?他靠在座位上,有些茫然地注视着前方。他原本以为Gaius不会有什么瞒着自己,但实际上他却对这样大的秘密毫无不知情——这倒不是说他感到难过或是被欺骗,只是有点怅然若失。

然后他被Arthur的声音吼回来了。“Merlin!别把车里弄得全是薯片味!”

-

接近十点的时候Arthur终于决定关掉收音机,在树林里还能保持这么好的信号实在是个奇迹。他改放了一张轻音乐的CD。而Merlin,在征得同意后把座椅向后放平,舒舒服服地靠在皮革上翻了个身子,他很确定看见Arthur对他这个动作报以微妙的神色,不过他管不着这些,既然Arthur不肯让他睡车后座,那就不能阻止他把副驾驶当成床。

他闭上眼,仍然在思考着Uther的那件事情。他决定回去以后一定得好好问问Gaius,但实际上,对于Gaius不想开口的事情,他也不确定是否应该问出口。他这么矛盾地纠结思索着,意识模模糊糊地开始堕入梦境,Ealdor低矮的房屋与尖尖的教堂顶又闯入他的梦里,足以抚平一切焦虑。他慢慢放松了肩膀。

“Merlin!”

一声呼喊让他立马清醒了过来,反射性地坐起。

“怎么了?”他紧张地看着Arthur,对方还直坐在驾驶座上。

后者盯着他的眼睛片刻,忍不住笑了出来。“没什么,就是想吓吓你。”他拍了拍Merlin的肩膀,“看你紧张还挺好玩的。”

Merlin长舒一口气,为这无聊的玩笑将头撇向一边,表示自己的不满。他原本想开口责怪几句同伴,但却突然被按住了肩膀,Arthur把他按回座位上,并关掉了车里的暖气和CD,那些声音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寂静。

Merlin发誓自己什么也没听见,但他能感觉到Arthur按着自己肩膀的手臂紧紧绷着。哨兵就像黑夜里蛰伏的狼,他知道Arthur一定听到了什么细微的响动,但他没有想到即使在此时Arthur也保持着最高戒备让身体的感官处于最敏锐的状态。他差点就忘了,Arthur并不是普通人,即使是在悠闲安静的情况下他也有远高于常人的五感。

而他原本是应该让Arthur降低这些感知来努力让他不必长久处于这样的戒备焦躁中的。

“怎么了?”Merlin沙哑着嗓音问,他觉得自己的心跳很快,除了紧张外还有某些微妙的自责。

“有人在接近。”Arthur说,Merlin看不太清他的表情。

“……在哪儿?”

“车门边。”Arthur镇定自若地说,他们两个同时僵了一秒,然后车窗玻璃就被砰地一下猛力打碎,纷纷扬扬的碎玻璃让Merlin本能地闭上了眼。Arthur却丝毫没受影响,他把自己的大衣甩到Merlin头上,侧身屈起膝盖,皮鞋狠狠踩上从车窗伸进头来的有一只鹰钩鼻的劫车犯,对方发出一声惨叫捂着鼻子连连后退瘫坐在地上。Merlin猜想对方的鼻骨一定是断了。

Arthur解开车锁拉开车门冲了出去,临走前不忘甩下一句“呆在车里,锁好车”。Merlin飞快地坐起身,他听见外面有枪响和骨头碰撞的声音,一个人被狠狠摁在车窗上,撞击铁皮的声音吓得他弹了一下,但那是个灰白脑袋,并不是Arthur。他迅速放出自己的精神感知延展出车外,结果令他松一口气,这帮人里没有一个是哨兵,全部都是货真价实的普通人,随随便便就可以被Arthur放倒的那一种。

他无意中摸到了一个玻璃瓶,是那罐苹果味的香水,它出现得未免有些不合时宜。Merlin盯着那东西片刻,鼓足勇气,拉开车门跟着跳了下去。

“Arthur!”他大喊,并很果断地拿香水直接喷了向自己冲过来的人一脸,在对方下意识闭紧眼睛的一刻趁机一脚踹上小腹,不过他的力气确实不怎么大,那人趔趄几步又瞪圆了眼睛怒气腾腾地冲过来,Merlin狼狈地一躲,结果对方的匕首用力地刮上Arthur的车,那些好不容易新喷的漆又被划伤的一大块。Merlin一边想着自己可能因此遭遇的后果,一边举起Gaius的大保温杯狠狠砸在那人的太阳穴上,这才好不容易放倒了他。

“我谢谢你,Merlin,你就不能安静点吗?”Arthur把一个人手臂扭到身后近乎脱臼,抬头朝他不满地嚷嚷。

Merlin环视四周,这才发现其他人确实都横七竖八倒了一地,没有他说不定Arthur还能早几秒解决。何况他还,让这辆可怜的宝马再一次伤痕累累。

Arthur走了过来,喔,他要开始喊了。Merlin明智地往边上站了站。

“你受伤了吗?”Arthur走近他,上上下下地打量一眼。

“……没有。”没想到他的第一句话会是这个,Merlin诧异地回望Arthur。

然后他就被一掀脑袋。“拿着一瓶香水,Merlin,我真不知道你的脑袋瓜里都装了些什么。”Arthur一把抄过他手中已经被体温染得变暖的瓶子,“你以为它是杀虫剂吗?——我的车!?”

好的,彻底完了。Merlin闭起眼睛。

-

Merlin不记得第几次走进警察局了,他觉得自从认识Arthur之后,自己就成了各地警局的常客。不过Arthur不等他发完这个牢骚,也怒气冲冲地表示自从认识了他以后自己的车几乎就没完整过。Merlin只好闭嘴。

他们没旅行成,因为Uther第二天就需要Arthur开个会议,所以他们还得加紧赶回去。

Merlin面对Gaius的时候,他有些不自然地迎接来自老者的关怀。那些问题梗在喉咙里许久,最后还是一个字也没问出来。他不想让Gaius感到难堪,并且也相信他绝不是有意瞒着自己,只是有些事情确实无法说出,他觉得自己应该给予理解。

这就导致他到伦敦塔时愁眉苦脸,Lancelot和Morgana都一眼看出他的心事重重。

“Merlin?”Morgana坐到他身边,双眼里溢满关切,“你今天看起来不太好,Arthur做了什么让你生气了?”

“不,没有,Morgana,就这一次,不是他的错。”喔,看起来Morgana也非常清楚自己的弟弟是个任性的讨厌鬼。Merlin想,不过随即他就被Lancelot揽过肩膀。

“你看起来很担心,而不是不高兴,你在担心什么?”

他不得不承认Lancelot总能一眼看出他在想什么,兴许这就是他朋友的天赋,又或者他自己表露得实在太过明显,不过他在Lancelot面前总能毫无保留地说出一些事。他叹了口气,垮下肩膀,“Arthur说曾经Gaius帮Uther渡过了难关,可Gaius从没告诉过我,他甚至避而不谈——我不知道该不该问他,我以为这种事情他不会瞒着我。”

Morgana眨了眨眼睛,“那个时候我也还小,所以记忆不多。”她安慰地拍了拍Merlin的手,这个动作有点像年长的祖母干的事情,“我只记得那个时候Uther甚至连入睡也全是噩梦,都是Ygraine的影子,只有Gaius,他制作了一种特别的向导素给Uther,克服了这一切。而在Igraine死后Uther没有与任何一位向导绑定,这么多年了,他一直靠那种向导素度过。”

向导素,Merlin思忖。他知道Gaius之所以没有工作也能拥有不错的生活水平,大部分来自于伦敦塔的帮助,而作为回报,他向塔方提供向导素,里面肯定有Uther所需要的那一种。

“事实上,Merlin。”Lancelot拍了拍他的肩膀,目光温和地看着他,“我觉得你完全可以去问Gaius,我认为他会告诉你的,亲人之间不应该隐瞒什么。”

Merlin感觉Morgana的手指在那一瞬间有些僵硬,不过他并没在意,而是认真地点了点头。事实上他只需要一个人推他一把,告诉他应该去问Gaius,而Lancelot总是会充当这样的角色。

-

入夜,Merlin推开门走进家中时Gaius正在收拾东西,厨房里传来炸鱼的香味,也许还有薯条。他想起每天自己回到家里时Gaius都在默默地做着这一切,就好像——等待孩子归来的年迈父亲一样。

而Gaius在收留Merlin后原本不多的户外活动就变的更少了。

他环视着屋里,他记得第一次来这儿的时候,到处都堆满了药剂和试管,而现在,大部分地方都被收拾出来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客厅,而Gaius的试验器具都被搬到一个小书房里,他甚至买了一个正对着电视的小沙发。

Gaius看到Merlin时站直了身体,“回来了?”他摇摇晃晃地把手里的花瓶放到柜子上,“我把东西收拾完我们就能吃饭了。”

Merlin沉默着走向他,接过他手中的花瓶,“我来。”他把花瓶轻松地摆到柜子上,然后跟Gaius面对面沉默地站着。老人挑起眉毛怀疑地看着他,Merlin则用眼神非常谦虚地示意让他先进餐厅。

Gaius的视线在他身上来来回回逡巡,最后还是走了进去。

Merlin帮他拉开椅子。

Merlin帮他拿来了两个杯子和橙汁。

Merlin帮他切鱼排。

Gaius终于忍不住了,他觉得心里发毛。“Merlin。”他用叉子阻止了Merlin切着鱼肉的刀,严肃地看着自己的养子,“我会原谅你的。”

“抱歉,什么?”Merlin惊得刀叉都差点掉了。

“我是说,如果你打碎了我的瓶子,或者弄破了衣服什么的,我会原谅你的。”

“不不不Gaius,我什么也没干。”

“你可以直接告诉我。”

“不,Gaius!”Merlin打断了他,支支吾吾地辩解,“我只是觉得,以前我对你不够……孝顺。”

Gaius的眉毛挑得更高了。“你真这么认为?”他问,Merlin点点头。Gaius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露出非常欣慰的笑容来。

“Merlin,我真高兴你这么想,既然这样,那你今天能帮我洗碗吗?还有,帮我擦擦书桌,注意别弄破那些瓶子。”

他们俩互相对视了几秒。

“Gaius。”Merlin扯出一个笑容,迅速收回自己的刀叉,“事实上,我有些事情想要问你。”他现在觉得一点都不忐忑了。

“什么?”

就在Merlin觉得自己完全可以没有任何心理压力的时候,门铃响了,他在心理无数遍唾弃那个这个时候打断谈话的人。Gaius朝他耸耸肩,走去开门。

Arthur缓缓地走了进来,他的目光掠过Gaius看向Merlin,“我打扰到你们用餐了吗?”他闻到了晚饭的味道。

“不,Arthur,你有什么事吗?”Gaius问。

“我有点事需要找Merlin。”他说,与屋内青年的视线对上。Merlin能从他的眼睛里看出紧张,但更多的是雀跃。

他们走进Gaius的书房,Arthur甩给他一张纸条,然后环顾了一下四周皱皱眉:“这儿看起来真挤。”

Merlin没有理他,他看着信函上漂亮的花体英文,女性的笔记。

明天晚上八点,来五月花公园。亲爱的Pendragon,只允许你和Merlin一起。

你会看到想看的东西的。

Nimueh

 

那个署名让他的指尖微微一抖,而信的内容让他颇为不安。Nimueh想给Arthur展示一些东西,那会是什么?他咬紧下唇思索,Arthur看出了他的紧张。

“我应该去的。”Arthur注视着他,开口说道,语气坚定。

Merlin知道Arthur不会听他的,他从来也没听过他的。“我们不知道她想干什么,Arthur。”他努力地劝说,觉得自己的声音有些干涩,“这会很危险,我是说——Uther不会同意的。”

“Merlin,我可不像你那么蠢。”Arthur身子向后仰,抱起双臂露出得意的神色,“我不会告诉父亲的,但我需要带上你。我们明天下午三点出发。”

“三点?”Merlin忍不住抬高了音调,但他随即意识到可能会被Gaius听见,因而又压了下去,“你要开四个小时的车然后去迎接战斗?”

“这很经常,Merlin。”Arthur波澜不惊地说道,“她杀了太多的哨兵,是时候结束这一切了。何况你不觉得奇怪吗?袭击我们的那些普通人,他们怎么会在深夜里正好潜伏在树林里?”他的表情变得严肃而认真,在屋里来回踱步,“我认为他们跟踪了我们很久,那是一次有预谋的伏击,Merlin。”

“你认为这背后另有主谋?”Merlin吞了一口唾沫,他当然不是没考虑过其中疑点,而现在Arthur证明了他的猜想,“而且是Nimueh?”

“我不知道。”Arthur低下头去,他的指尖攥紧,让Merlin忍不住发出精神投射来安慰他的焦虑,“毕竟我的仇敌一点也不算少,而我实在不知道这个女人和我有什么瓜葛。正因为如此,Merlin,我才必须得去。”

他盯着Merlin的眼睛,带着不容反驳的口气。Merlin熟悉他这样的眼神,他总是这么傲慢而固执,特别是在面对敌人的时候。Arthur似乎从来不知道什么叫畏惧,他是最锋利的剑,Merlin从不怀疑他能斩断任何敌人。

“好吧。”Merlin听见自己的声音说,他还是妥协了,“明天下午三点,但你得过来接我。”

当他接到Arthur的白眼时,忍不住得意地笑了。

评论
热度 ( 14 )
 

© 以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