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南。

此地长眠者,声名水上书。微博:南渡有舟___

「仏英」Le Silence de la mer 01-02.

《Le Silence de la mer》(沉默之海)

 

——史向WW2.

 


01.

最后一盏灯熄灭了它温暖的橘黄光芒,窗外的大雨嘈杂得全世界都安静。

02.

弗朗西斯在当天下午接到了来自伦敦的一通电话,那个号码他再熟悉不过,在愚人节的时候他曾经往那里发送过一条性质恶劣的传真,然后被对方理所当然地以简单明了的一句话驳了回来。

“Bonjour,小亚瑟。”

“路德维希侵占了整个波/兰。”对面的人开门见山地连招呼也直接省略,这显然不符合绅士之国的风度。弗朗西斯听着那头心急火燎的声音不由得想发笑,他靠上落地窗前的白色帘纱,那些漂亮的雀鸟与玫瑰的图案显然是经过精心裁剪的,“宣战吧,老家伙。”

“你的年龄也不小,亲爱的大/英/帝/国。”晃了晃手中的高脚杯,弗朗西斯看起来十分悠然自得地欣赏着巴黎的夜景,埃菲尔铁塔顶端缠绵的灯光简直不能更适合情人拥吻的背景,“那么你想怎么办呢,小亚瑟?哥哥我相信张/伯/伦一定没做好战争准备。”

“别和我提上司。”电话那头的声音明显扬了起来,“我看贝什米特那对兄弟不顺眼很久了。”

用食指指腹摩挲着下唇,他再一次向外瞄了一眼偌大巴黎浪漫无比的夜景,这座溢满香水与玫瑰的城市在此时也依然充斥着缱绻的朦胧雾气,“当初把捷/克/斯/洛/伐/克让出去的人可是你啊,哥哥虽然很心疼小卢卡,不过对于战争真是一点兴趣也没有。”

“全是我的责任?”音量骤然拔高,可以听出来英/国人几乎把电话摔了的愤怒,“要不是上司我真想给路德维希狠狠来一枪,何况你是大陆那儿唯一能制衡他的人。”

弗朗西斯将指尖附上一排开关,那些白色的按钮就像钢琴键一样,他随意地弹奏般让它起起伏伏,灯光随之明明灭灭杂乱地开启又熄灭,在迅速的光影变化间他觉得自己仿佛快要失明,“倒是真敢说呢。”对对方的不满无动于衷,“当初扶植德/国的目的,不就是为了阻碍我吗,小亚瑟?”

“……”电话那头缄默了下去,弗朗西斯阖上眸心照不宣地弯弯唇角。

“红酒混蛋,我……”

“那么就宣战吧。晚安,亚瑟。”

弗朗西斯压低了声线用低哑令人着迷的语调说了再见,随后结束通话。

他熄灭了最后一盏灯。窗外光影陆离仿佛毕加索随意涂抹的抽象画,越来越无法从中抽取真正的主色。

 

即使危机的警钟早已响遍欧亚大陆,野心膨胀的邻国悄无声息地伸出了来自地狱的黑色爪牙,这座城市依然沉睡在玫瑰园里听着虚假的颂词。

 

弗朗西斯低下头逐渐滑坐到深蓝的地毯上,脚边的彩色玻璃花瓶被落地窗外漂亮的灯光渲染成晶亮剔透的颜色。他将头枕上置于膝盖的手肘,爱舍丽宫里一片昏暗。

巴黎下雨了。

 

 

 

1939年,德/国闪击波兰后,英法被迫对德宣战。然而在此后并未展开军事行动,法国人称之为“奇怪的战争。”

评论
 

© 以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