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南。

此地长眠者,声名水上书。微博:南渡有舟___

「米英」20字微小说。甜虐分配平均

——米英.二十字

 


【Avalon(理想乡)】


湖中仙女轻拨着竖琴,温柔地为王者创造甜美梦境。
“Good morning,Arthur.”在漫长的沉睡与木舟的轻晃中,亚瑟睁开绿眸,映入晨光中伸来的手。

 


【Angst(焦虑)】


双子大楼的滚滚浓烟震惊世界时,亚瑟第一反应便是拍下报纸,捞起手机拨打一串烂熟于心的号码。

 


【Breath(呼吸)】


无论别人怎么拽着他的手臂企图将他拉离,阿尔弗雷德都固执地一遍遍向逐渐冰冷发紫的唇中灌入 肺里的空气,盼望着毫无生气的英/国人能再一次睁开绿眸,微笑着在他耳边轻呼出温热的气息。

 


【Blue(蓝色)】


亚瑟坐在甲板上,红茶已冷。他注视着脚下掌控长达百年的浩瀚大洋,就仿佛新大陆上孩子纯澈的蓝眸。


【Crossover(混合同人)】


“违逆我的人,即使是阿尔弗雷德也得死。”
亚瑟说着,举起了手里的乾汁。

 


【Death(死亡)】


当所有地图都再也没有绘着大/西/洋上的三岛后, 阿尔弗雷德将白纸一张一张地涂成了翡绿色。

 


【Epire(帝国)】


“离开我的领土啊……!”
嘶哑着举起长枪的人指尖在滴落的冰冷雨中颤抖着,在这一刻将对方的心撕得粉碎。

 


【Fetish(恋物癖)】


阿尔弗雷德最近很喜欢向本田菊订购一款金发英/国人的手办。

 


【Gloria(赞美诗)】


“如果非得我向神恭维什么的话,最多就是感谢他创造出了他的信徒。”
阿尔弗雷德扬起嘴角将黑色的斗篷包拢住身下接近赤/裸的人, 而后挺入得更深了一些。


 

【Humbuggery(欺骗)】


在以怕黑的理由好不容易让英/国人开了门后,阿尔弗雷德立刻闪身进入屋里同时锁上了身后的木门。

 


【illusion(幻觉)】


“早安,亚瑟。”
阿尔弗雷德微笑着对门外打着呵欠的人道了早安,直到他离去后,半空中的精灵叹息着消去了魔法。

 


【Jasper(碧玉)】


王耀手上的翡翠戒指引起阿尔弗雷德注意很久了,那很像某个人的眼。


【King(王者)】


亚瑟站在偌大的祭坛之后, 看着曾经的孩子已经戴上了黑桃王冠,对着他的国名庄严起誓。
“Goodbye.”他低声说道,手里的怀表最后喀嗒一声,停止了转动。

 


【Last Day(世界末日)】


他们坐在南极点上轻呵出白色的气,天边逐渐炸裂开的巨大光芒让冰川产生了巨大的裂缝。
“晚安,亲爱的阿尔弗雷德。”
山崩地裂。

 

 

【Margin(界限)】


在阿尔弗雷德再一次名正言顺地越过了他们床中间的那条线后,亚瑟终于放弃了挣扎任由美国人将他搂到臂弯里。

 


【Niterie(夜总会)】


亲爱的侦探先生在这个穷奢极靡的地方发现了他的目标,他亲爱的医生正赌气坐在角落里。

 

【Opium(鸦片)】


在亚瑟向那个东方之国大量输送毒品时,他自己也染上了无可挽救的瘾。
最后在美国人的强制下勉强改正了过来。

 

【Parallel universe(平行宇宙)】


在这个动荡不安的世界里阿尔弗雷德已经生活了将近两年,他离开了那个失去生活意义的家乡,却在异邦遇见了另一个他。
可那终究不是他的亚瑟。

 


【Quarrel(争吵)】


“不不亚瑟!hero我晚餐宁愿吃蔬菜也不要仰望星空!”


 

【RPS(Real Person Slash, 真人同人)】


这是什么,作者不知道喔。

 


【Smut(情色)】


“下次不准给我看那些乱七八糟的杂志…唔…”
“那不是你带回来的吗?亚瑟。”

 


【Thought-reading(读心术)】


那个同职者对自己抱有这样的想法很久了。
亚瑟沉默着咽下口中的酒液,聆听着对方心中越来越嘈杂的自白。

 


【Utopia(乌托邦)】


就像指尖上的易碎宝石。
在圣诞节的晚上,它终于粉碎了。亚瑟看着阿尔弗雷德衣领上的红色唇印与女人的头发。

 

【V-Day(胜利日)】


在全世界都欢呼并烟花大绽的一天,他们在漫天烟火下互相拥抱和亲吻。
“战争结束了…亚瑟。”

 

 

【Whisper(私语)】


“亚瑟你的大腿真美。”
他推了推眼镜笑出声,而后将语音发送了过去。

 


【Xenophobia(陌生恐惧症)】


四周的环境嘈杂得可怕。 
穿梭在流动的求职者中,他低头匆匆掠过一些招聘点,企图平复自己浑身的不自在。
“啊…抱歉。”忽然间鞋尖踩上了跟前人的鞋跟,他慌忙道歉。对方转过头来,一双蓝眸明澈而闪烁光芒。
“噢hero我没事…hey,你也是传媒的吗?”

 


【Yearn(怀念)】


“他是我见过的最倔强的英国人。”年老的退伍军人弯下腰亲吻着烈士园里的墓碑,指腹摩挲过那些名字的刻印,“在那颗炸弹投下来的时候,hero觉得全世界都死了。 ”

 


【Zilch(一无所有)】


拥有彼此便为永恒。

 

 

 

 

end-。

评论
 

© 以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