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南。

此地长眠者,声名水上书。微博:南渡有舟___

【妈舞妈小甜饼①】你的名字

真人同人,勿扰本人,圈地自萌从我做起。

大部分情节虚构,OOC都是我的。



 “陈昭宇。”


  众所周知,妈妈的大作为国服第一毛妹,十七岁的天才少年,在国服亚服叱诧风云,指点江山,日常一波膨胀有3.0妈大,打游戏的时候最常说的话不过以下几句。


  “哎哟不错哦这个闪光,有0.5妈了。”

  “看我无敌carry好吧。”

  “你们行不行啊老子都杀了五个人了!”


  等等等等,让人不由长吁短叹,却又被噎到气笑。他毕竟少年心气,又有足够的实力摆在那里,亲朋好友也都乐意惯着他吹逼,甚至带起了一波说骚话的潮流,但凡IG ICE开车,语音频道从未安宁。

  

  不过根据IG内部可靠人士所说——此处隐去姓名,他们曾偶然发现,不知何时黄梓同志在开黑时,自我膨胀的台词的频率虽然依旧居高不下,却在悄无声息间降至了第二。


  那么第一是什么呢?


  八卦消息传播者耸了耸肩。


  “陈昭宇。”


  ————————————————————


  IG Ice 0:2 WNV。


  结局是意料之中,团队差距是暂不可越的沟壑。孟阳和唐诗在当天都未多说什么,只是嘱咐了几句注意早点休息,复盘稍后再说。


  明眼人都明白Ice已做得够好,但黄梓认为自己做得不够好。


  他找出比赛录像来,一遍遍复盘,一遍遍观察WNV的走位,一遍遍揪出自己和队员的所有不足。WNV摆在国内已称得上顶尖选手的队友面前,就宛如平原上隆起的五岳, 他们有勇气顶着压力奋战到最后,却无法改变注定的结局。


  至今妈大仍能感受到赛场上面对天地双狗的无力感。


  虽然还不算被打崩,但局面一边倒是有目共睹的事实。


  他盯着屏幕上正天降正义的法老之鹰,双杀三杀四杀,黄梓并不是一个会逃避失败的人,开玩笑,他可是妈妈的大,如果连总结错误承认自身短板的勇气都没有,怎么会成为Ice的年轻指挥?


  他只是——有那么点不甘心。


  到底是十七岁的少年,哪里能说不在意就不在意的,何况他从中望见的,还有中韩整个电竞行业的鸿沟。虽说这太忧国忧民了一点儿,但或许是因为他们曾赢了AOD,使得Ice得了个“抗韩成功”的头衔,即使队员心里都觉得这纯属舆论夸赞,多少也还是带了那么一点点荣誉感在里头。

  

  手机铃声骤然闹起,惊动了既全神贯注又蔫蔫趴着的人,黄梓半张脸压在臂弯里,将桌上的手机竖起来看了眼来电人,登时惊讶得差点立正稍息。




  事实上,陈昭宇拨这通电话的时候,脑子也没转过弯儿来。


  与WNV的比赛对士气稍稍有点打击,情理之中,他虽然刚入职业几月,从教练那里也听了不少调整心态的大道理,因此迅速恢复不算难事。


  但膈应终究是膈应。


  于是,国际舞王卢西奥,活力小凯,今夜成功失眠。


  窗外阴雨连绵,他在床上辗转反侧,本来还算是助眠神器的雨声在此刻格外嘈杂,他还生生听出了DJ划墙的音效。


  停,别想守望先锋,你还要不要睡了?


  他的潜意识跟他玩了个欲擒故纵,越是不去想,就偏偏越是挂心。失利是承受范围内的事,自己的失误再改进就是了,但他唯独没法对某人放心。


  闭上眼,耳边就是比赛结束时,那几串彼此安慰鼓励中,独有的一片长久的沉默。


  那个比谁都有志气还任性的宝宝,怕不是在

比任何人都要努力地在检讨啊。


  NGA的节奏,弹幕里的喷子,微博底下的嘲讽,想真的熟视无睹,恐怕得等他们修炼成孟叔叔那个级别。


  陈昭宇摩挲着手机屏幕,停在极为靠后的联系人的名字上,他和黄梓本是没有打过多少电话的,要么比赛见面,要么YY开黑,还有微信和QQ,哪里需要什么手机号码?


  鬼使神差地,他还是拨了。




  “……喂,陈昭宇?”黄梓接起电话,努力以平日里没心没肺的欢快语气开口,“怎么啦大半夜给我打电话,还记得逍遥蜀黍怎么说的吗,早点睡啊舞王。”


  电话那头传来几声平日里语调上下起伏阴阳怪气的笑声,熟悉的嗓音在耳畔响起。


  “想你想得睡不着啊。”


  ……gay还是你们gay。来自千里之外俞仕尧的吐槽。


  而这句之后,竟也没有别的了,舞王没说别的字儿噎他,而妈大恰好处在一个比较微妙的节骨眼上,一时半会除了“哦↑↓”之外,找不出什么回复的骚话。


  一段尴尬的沉默。


  “那什么,妈大……”


  “陈昭宇。”


  舞王没出口的圆场话语就这么被打断了,他听见那一头有些急促的呼吸声,仿佛是胸腔里的激撞波流,却又被无声地安抚妥当,最终以深深的叹息终结。


  他想不通由三个字组成的普普通通的名字怎么能被黄梓以这种声音念出某些特殊的味道,仿若喃喃自语,又带着微弱的希冀,似乎能从这句呼唤中获得支柱般的力量。


  “陈昭宇。”


  黄梓又念了一遍,少许电流音混杂进来,小雨嘀嗒,串流成无解的密码,打了个转儿,在脑中嗡嗡地响。


  陈昭宇迷迷糊糊地应着,心想这宝宝今天莫非中了什么邪,往日他主动吹逼的时候对方向来不太理会他的gay里gay气的骚话,怎么这回把人念得耳根子都要酥了。


  “陈昭宇……”


  “……你快别喊了,怎么了?晚上情绪还没扭过来?”陈昭宇终于忍不住开口打断他的神神叨叨,再让他这么如咏叹调般地念下去,只怕自己今晚真的是要睡不着了。


  “我挺好的啊,哎哟,你这么关心我呀舞王?”恢复插诨打科的语调带着某些少年意气的张扬,妈妈的大又神气活现地蹦哒起来,黄梓拿着手机翘起二郎腿,“你以为我是谁啊?在亚服照样称霸,毕竟我这么帅气坚毅可靠,是吧,等一个逍遥叔叔复盘。”


  “哇,对对对,作为和你一起在亚服称霸的人,我也必须高大英俊……风流倜傥。”陈昭宇本能地反丢出一串话来接,顿了顿,他映着手机屏幕那点儿亮光,忍不住轻轻笑起来,“别扯皮,你赶紧睡吧,熬夜长胖我和你说。”


  “不知道谁胖了十一斤哦?”


  “我那叫强身健体稳如泰山好吧,你信不信我真的瘦十五斤给你看。”


  你一句我一句地又瞎聊了一会儿,话题终于拐回了睡觉这件事上,陈昭宇感到上下眼皮终于开始打架了。


  “行了行了,我真的睡了啊黄梓,……不许熬夜,听见没,晚安。”


  这头黄梓听着他困意渐浓逐渐小声的嗓音,语气也不由放缓了下来,他扫了一眼屏幕上的比赛录像,微微挪动鼠标点下了网页右上角的红叉。


  “晚安。”


  在挂电话前他又沉默了几秒,才唤出那个,似乎有着奇妙加成buff的名字。


  “陈昭宇。”

  

  ————————————————————



  这说来是个很微妙的秘密,却又并不是秘密,连粉丝都发现,妈大只要和舞王开车,不管什么情况都会忍不住神神叨叨。


  “陈昭宇。”

  源氏shift冲了出去。

  “陈昭宇。”

  毛妹90能量的激光戳向空中只剩下血皮的天使。

  “陈昭宇。”

  彼时托比昂正在努巴尼黑点上敲着炮台,听他喊,被爹妈冠以这个名字的人也不应,就那么丢了个护甲包,一锤子点上跳过来的猩猩,不远处死神收了个人头。

  

  对此ICE成员比直播间观众体会更深,小绝啧啧两声,表示妈大果然还是喜欢男朋友的,老年人李叔叔眉梢一挑,留下一个神秘莫测的微笑,麦克雷开大回城,菜包和瑶瑶呢,则白眼一翻,表示见惯不惊。


  至于Fire的大T,在一起开车后,就已对两人的gay里gay气表示佩服。



  作为当事人,陈昭宇倒是相当淡定。


  幼儿园扛把子俞仕尧曾别有用心地问了一句:“舞王,妈大现在都要把你当召唤兽了哦。”


  “唉,这说明我的名字给他力量是不是,这就叫爱的感应——你看,妈大,上,五杀!”陈昭宇云淡风轻地应了,DJ高高跃起,音障的绿色波纹荡漾开去,笼罩在鎏金拔刀神龙出鞘的源氏身上。


  “噫——还说你们没有私下表白过。”


  “左边毛妹!有阿贡!!!”瑶瑶突然咆哮起来。


  当然,最后也没能五杀。


  至于黄梓喜欢喊那谁谁的名字这码事儿,反正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大家知,妈妈的大喊得开心玩得开心,舞王也不怎么应他,只是偶尔接那么几次的时候,都会引起一帮人由衷感慨。


  “没眼看了。”



End.



  封笔一万年,为了妈舞动笔自产粮。……可能有ooc,希望见谅,有些小细节我是真的记不得了。

  灵感来源于他们和大T开车,我是真的不想数妈大喊了多少声舞王的名字,简直就是闲着没事念叨两句。

  一直觉得舞王通常情况下是主动调戏的那个可是妈大真的黏舞王黏得不要不要的,小孩子到底还是害羞嘛(摊手),不过舞王也真的是实力宠哦。

  有没有第二弹,我真的不知道,跑路(……)


评论 ( 5 )
热度 ( 51 )
 

© 以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