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南。

此地长眠者,声名水上书。微博:南渡有舟___

【妈舞妈小甜饼②】Stand By You

真人同人,勿扰本人,圈地自萌从我做起。



DJ在伊利奥斯遗迹的几根大柱子上绕来绕去蹦哒跳跃,熟练地来回切歌帮自家安娜回满血,不远处源氏打出请求治疗,温斯顿揣着个电击枪从天而降,下一波团战已然开始。
职业选手大抵都有个毛病,开车时绝不认真上分,相声为主畅游地图,单排则沉着稳重一个赛一个的靠谱。舞王也不例外,他的什么秩序之光,托比昂,坑坑那帮整天只会欺负他的幼儿园就算了,路人局还是老老实实打奶位的好。
“给加速了,吃这个猩猩!”
陈昭宇键盘敲得噼啪响,强音带动队友如狼似虎地蜂拥而上,很快右上角便弹出一个击杀通告。舞王还来不及说Nice,法老之鹰一炮隔空轰了过来。
半血DJ竟就被这么随缘爆头回城了。
“?????”
舞王的内心是崩溃的。
“这都能打死我???”
不过他没什么闲暇过多腹诽自己的糟糕运气,队友没有抱怨他,他也不好在单排时说什么骚话,等复活时间一过大加速直接赶往目标点,右键推开正欲切安娜的源氏。
单排上分偶尔也挺寂寞的。
他想。
毕竟没人会嚷嚷着嫌自己菜了。

国际舞王卢西奥自青训营成为IG ICE的正式队员时,真正了解他的人并不多。而在对阵惊鸿游雪的比赛之后,那个gay点无敌、拿头顶车的DJ几乎一战成名,妄论之后无数比赛里他都展现了什么叫“辅助追着主T杀”“补刀狂魔卢西奥”。
他收到的赞扬越来越多,而随之到来的诟病也绝非少数。
最大的非议大约就是——英雄池。
版本更新换代,暴雪显然执意要让卢西奥成为比赛非必须英雄之一,一代版本一代神,虽说卢西奥也不至于沦落到“代代就是没死神”的地步,天地狗的潮流已势不可挡。
IG Ice吃了太多的亏。
另一方面,自然就是指挥。
IG Fire的Linkin是当之无愧的优秀指挥,珠玉在前,没有纵观大局能力与领导能力的辅助位似乎就难以服众了。即便妈大已负担起这一职责,位置更替的需要有时也让他难以稳坐副T的位置。
——此刻就要求辅助位必须站出来接手指挥。
陈昭宇其实觉得自己的头脑不算差,但他太不擅长把控大招和能量循环了。他当然在学习,在进步,不过气场上就比喜欢碎碎念叨逼叨的黄梓差了一截。

加时进度条终结,陈昭宇盯着伊利奥斯的蔚蓝天空,松开了鼠标。

现在他坐在飞往上海的飞机上。
气流颠簸渐趋平缓,云层在眼前慢慢下降,化为一片乳白色的大海,在机舱下涌动轻雾浪涛。天穹之上的时间犹如静止,安定而和平。
与外界完全隔绝的两个小时,陈昭宇靠着机舱,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身旁阿姨的家长里短,昏昏欲睡,似乎隔着那片云海望见尼泊尔圣所外的千里雪山。
对,就是他和妈大说好环游世界最后双双摔死的地方。
多少次呀。他想。纵容这个智障宝宝一起在国服搞事,大号的分一掉再掉,被队友嫌弃话太多瞎比比。
陈昭宇自诩早已过了青春期,已经是个成熟的男人了,但他的心思还依旧细腻敏感,知道体察别人的情绪,知道见好就收,也知道补足改进。
他实际上是很珍惜能和搞事王们一起瞎玩讲相声的时光的,也清楚这些队友对待比赛有多么认真。所谓的不在乎心态好当然只是口头表达,每个人都在暗自努力。
所以比比就比比吧,挺好的。

他在国王大道的A点飞檐走壁,身姿轻盈敏捷满分,让对手体会被DJ支配的恐惧。
对面打算一波打进来了,温斯顿跳点,猎空闪到他跟前就是一梭子,无伤大雅,他单杀的猎空多了去了。
“我要聚一波了,舞王快上!”
某个熟悉的嗓音在他耳边喊起来,陈昭宇心里顿生微妙,重力喷涌已经把对面六个都吊了起来,他开了个加速强音,鬼使神差地挥着拳头就上去了。
呃啊呃啊呃啊。
Team Kill。
“Nice!”
他忍不住为自己喝彩起来。
“可以啊妈大配合满分哦。”
查丽娅回过头来,粉色头发底下却是那张智障宝宝的大圆脸。黄梓举着粒子炮,甚至还带个眼镜,浑身肌肉地朝他挥来一拳似乎想庆祝。
你这一拳下来我可能会死。
舞王醒了,吓醒的。
他觉得自己可能一辈子再也不能看那张表情包了。

幸好这个妈妈的大从来没让我一打六过。

他忍不住笑起来,心想没准哪天真的会。
但宝宝是绝对不可能拥有肌肉的。
唯有这点陈昭宇十分肯定。

DJ在队伍的末尾,注视前方shift到对方后排的源氏,又或稳如泰山拿高能激光一挑三的毛妹。
他习惯于注视这个人的背影,习惯于听从他的指挥,在那一连串的指令中跟上队伍的步伐,等一个让二追三。
说错了,也不是每次都让二追三的嘛。
陈昭宇有一种微妙的占有欲,他从未展现,又或每回都被众人当做玩笑,嘻哈而过。
他有某种奇怪的执着,认定了那人身边某个位置是属于自己的——不同于小绝作为双子星另一人的熠熠生辉、光彩夺目,而是一个落后半步的位置。
他注视着黄梓一步步成长,在每一次失利中加倍磨练,他也以此督促自己向前,努力一点,更努力一点,站在那个堪堪能与黄梓并肩的地方,无声地隐没,灯光与喝彩属于那个十七岁的少年,而他心满意足,即使人们也从未忽视过他的光芒,还会自然而然地把5 king纳入顶尖辅助的行列。
所以,他必须成为一个同样的指挥者的角色。
让自己再强大一点,再成熟一点,他知道队友都足够坚韧,就像一张满弦的琴,每个人都能奏出不同的乐章。

飞机平稳落地,开机,两通未接来电。
陈昭宇拉着直接带上飞机的行李箱,步出机舱,沿路标所指走向出口,一边忙不迭地回了一个电话。
“喂喂喂,陈昭宇?”
甫一接通便是大嗓门搭配呜哩哇啦的嘈杂背景音,刮得耳膜一阵疼,却驱散了自天空而降的不真切感,将整个灵魂都充实了。
“我已经到啦。”他回答,拐了个弯直接路过行李提取处,玻璃门近在咫尺,“你在哪里?”
“老子很早就到了好吗——这里这里,陈昭宇,陈昭宇!”
电话那头的声音与不远处的呼唤同时响起,交叠重奏,跨越空间。
陈昭宇抬头,映入人群中努力挥手的身影,甚至踮起了脚尖,不禁失笑,这个宝宝哟,怕不是又在碎碎念身高不够了。

他走向他,安全着陆,步步踏实,宛若迎向光明。
浮动心绪落定了,喧哗的外界停歇了,模糊的定义清晰了。
陈昭宇站定在黄梓身侧,一敞拉链,高声抱怨起来。
“我靠谁和我说上海很冷的我一个珠海过来的都觉得热好吗!”

他们都知道自己的路还有很长,IG Ice的路还有很长。
所以,一切都可以慢慢组建,一切都蓄势待发。
而他们也知道自己值得一个更美好的未来,未必荣耀满载,但必定不负初心,不改本愿。



End.


其实我觉得这一章写的有点莫名其妙,主要都是在写舞王的心路历程……补了好多他们的录播,真的觉得,这些人都是既乐观又努力,共同奋进又彼此安慰的存在。
喜欢Ice真是一件幸事。
写在对阵MY前,也算是个……FLAG吧,胜利固然重要,但更想看小冰棍的秘密武器,等一个更好的Ice。
就不奶了,加油。


评论 ( 3 )
热度 ( 37 )
 

© 以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