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南。

此地长眠者,声名水上书。微博:南渡有舟___

【IG.ICE】You Raise Me Up

深更半夜睡不着,可能只有一口气写完我脑子里的他们,才能睡吧。
按时间线,大部分情节虚构,小部分真实。
Ice全员向。少许妈舞妈和李绝,真的少许少许少许。
真人同人,勿扰本人,圈地自萌。




“你要只骂我只黑我我就忍一忍过去了,但请别黑到我最重视的朋友们。”
一条愤怒的微博。
俞仕尧鲜少生气,作为一名B站知名up主,他早就从陆妈妈那儿了解到黑子们喷起人来从来不讲理,比起陆夫人,他遇到的黑其实并不多,虽然在刚加入Ice后的训练赛和比赛中发挥不佳,但在前辈们的安抚下还是稳定下来,并以前所未有的热情开始练习。
Ice什么时候没有节奏呢,只要节奏还在,Ice还在,这游戏就不会倒。
他不能忍的是,因为自己的缘故,导致俱乐部被无缘无故牵扯进来,甚至有人大放厥词讨论IG Ice作为线上主播队成绩有多差,送分王,娱乐队,黑队友的言辞都出来了。
俞仕尧关了微博,不再去看评论里粉丝们力挺他的回复,他知道这件事自己绝不理亏,但遭遇撞名事件还引发一次惊天动地的掐架,俞仕尧觉得烦得很,动一百个脑筋也想不明白这群人怎么能这么闲。
若非涉及Ice,他宁愿息事宁人。
可现在不行了,他重视这支战队,这不是他第一次当职业选手,也不是第一次为某个远大理想而战,但他无比珍惜这些朋友。于是他难得无比直白地宣泄了情绪,至于之后两边会有什么样的风波,他暂时不想管。
俞仕尧一直想打比赛,他天赋异禀,潜力无限,深知自己所能做到的,所能企及的,绝不只B站。
所以当老孟钦点他进入Ice时,俞仕尧没有多加犹豫。
烦人。
他趴倒在床上闷闷不乐,正在此时,一条微信消息忽然弹了出来。
李英杰:还好吗?
还是李叔叔照顾人,俞仕尧用鼻子拱着枕头想。虽然首秀不尽如人意,但老李到底是过来人,心态平和,荣辱不惊,安慰了他不少。
他还没来得及回复,对话框里又多了一条。
李英杰:我看了你发的微博,那人明显是炒热度,你别太烦躁。[抱抱]
俞仕尧盯着那个腾讯自带表情想了想,回道。
一只小绝:没事,其实如果不扯到Ice我也没什么,接下来就真的不理了。
李英杰:嗯。
李英杰:要不要上线自定义solo一把?我觉得你的76跑位还是有点问题。
这就是老李安慰人的方式啊。
俞仕尧忽然有些感慨。
一往无前、不为旁事所动摇的李英杰,见过风光无限的老干部,也曾一度跌入低谷,背负战队艰难前行。俞仕尧虽然没有亲身体会,作为守望先锋的老玩家,他多少都是知道的。
在李叔叔面前,真的是没法生气,也没法抱怨其他了。
他微微抬起头来,回了一个“好”字,嘴角上扬。
身外之物算什么呢,接下来的比赛才是最重要的。


————————————————————


“大家都知道我们队的传统是让二追三,所以当我们输了前两场的时候,我就知道稳了。”
不动明王李海波,在接受赛后采访时,很淡定地抛出了这句话。非常膨胀,却又让人无法反驳。
毕竟这群人上个月在打VG时刚刚干出更惊险的让2.5追3.5的惊人壮举,导致速效救心丸一度售罄。
Ice一众再直布罗陀A点悄咪咪爬上天桥,然后纵身一跃,然后送出团灭。
“我就说这个战术要出事的啊妈妈的大!”
小绝先嚷嚷起来,虽然话里又好气又好笑。
“哇这不能怪我嘛,一些小失误,没关系,我们守住下波。”妈大没底气地辩驳了几句。
“我跟你讲,今天的赛后采访是我哦,我一定要黑你。”瑶瑶半开玩笑地说,迅速调整好心态,他们是一致同意了这个方针,可惜执行的时候出了那么一点点问题。真的没有搞事的意思,不过,直播弹幕里估计刷了一片的“????”吧。
他们笑作一团,现场的画面想必十分精彩,手中的操作却并没停顿,舞王一个大加速迅速送众人赶到前线。
那波最终还是漂亮地守住了A点,并且因为对方的失误攻防轮换后毫无悬念地赢了下来。
作为主T兼全队的狗粮和体重担当,李海波反而是最少出现在众人视野中的那一位。微博里漫天狗粮,不怎么直播,日常只有从搞事王们的上分车里才能找到他,然后发现,哇,什么鬼,这个人玩了个安娜。
但李海波自己知道的。
从原本的莱茵哈特,到后来放狗崛起改练温斯顿,直到现在成为顶尖的主T之一,他为之付出了太多努力,反复总结自己对细节的把握,切入的方向,一点点减少自己的失误,才有了如今的不动明王。
大锤心理学,顶尖猩猩,默默Carry,这些光环接踵而来,李海波搂着小女友安静自如地啃爱心曲奇,咂吧几下。
一直爽爽快快地走下去就好了,VG也好,Estar也好,Newbee也好,不能赢的对手,总有一天会赢回来。

“下场比赛你们比较想打哪一支队伍呢?”
“皇族吧,和我们的著名天梯麦克雷选手,无敌帅气高冷的孤少一决雌雄。因为我们队内的小绝和妈大平常都说自己天梯碾压孤少用一根手指头就能做到,但是我从来没看到过他们点爆他。”
“所以,我这次想看看他们是真的可以点爆孤少,还是被孤少按在地上摩擦。”

————————————————————

“今天是我打职业以来最难过伤心的一天。”

一支灭掉的烟蒂搁在手边玻璃缸里,底下垫着许多它同类的尸体。
李英杰抽得又凶了那么一些,他盯着自己的电脑桌面,一语不发,静静地叼着口中刚燃的烟,瘾并没犯,只是在那一缕腾起的雾里,尼古丁窜入神经与血液,萦绕出不真切的幻象,却又让他无比清醒。
线下不能抽烟已经是老生常谈的玩笑话,但李英杰的确有抽烟醒神的毛病。
他垂下眼去看自己的手,刚刚结束操作的指尖还在发热,隔着那层老茧,他无意识地轻轻摩挲被摁出少许磨损痕迹的键盘。
这双手依然很稳,就像他最开始选择打职业那样。
李英杰无比清醒,清醒得不能更清醒了。他带领Ice一路走来,风风雨雨,冷暖炎凉,早已不知看过了多少。在电竞这个尚算不得大众的圈子里,表现失误就会被推上风口浪尖,那些难听的贬低和斥责,对他来说都可以一笑而过。
但这次不同。
隔着微信语音,那一头其他人的沉默与相互安慰让空气几近凝固,他想象得到赛后论坛上的舆论风向,也很清楚这些年轻人们此刻有多难受。
前者已无所畏惧,后者他相信队员能够重整旗鼓,那么,他究竟在难过什么?
“今天就到这里吧。”
逍遥的声音远远传来,冷静如常。
“稍晚一点我联系老孟再开会,大家先休息一下。”
微信语音一个接一个地退出,李英杰摁下挂断,骤然死寂。
比赛里第一场他们完全被MY打懵,四六开变成单方面碾压,毫无还手之力。黄梓指挥时的声线逐渐不稳,陈昭宇和管力报点到最后几乎绝望。
安娜站不住,双狗被死死限制。
这不是什么冒险,也不是搞事,更不是个人水平问题。从头到尾,没有一秒钟走在了正轨上,完全的失常,完全的崩溃。
他长长呼出气,掐灭手里最后一支烟。
大约是在难过没能完全打出自己的水平来吧。
以及,一套正在练习的阵容的全然失败。
这就像满帆的船,尚未驶出港,就已被海潮掀打得偏离航线,虽然他们有一个极好的第二局,却最终败在他至今也不知道如何处理的直布罗陀上。
“倘若我年轻十岁。”
他总是这么说,云淡风轻,谈笑风生。
可他怎么能年轻十岁呢,如若他真的还在那段懵懵懂懂青春年少的时光,他一定会毫不犹豫铺洒满腔热血,反正有的是跌倒了再爬起的机会。
他不知道自己有没有下一年。
“来YY吗,李叔叔。”
一条QQ弹出。
来自小绝。
“老孟和花猫都下播了,正在YY里。”
他抿了抿唇,没有回复,慢腾腾地点开YY登陆,一眼瞥见收藏频道里,人数显示5。
李英杰清楚现在调整是最重要的。茫然只是一瞬间的事,他阖起眼,靠在椅背上全然停住几秒,而后缓缓松开紧握的双拳。
还没有结束。

“全力以赴,不留下遗憾!”

——————————————————

“给大家说声抱歉,很多东西没做好,周日见吧,机会丢掉了再拿回来。 ​​​”

已至深夜,凌晨三点。
陈昭宇已经挂在YY里一整天了,陪同他的人,从小楼妈大小绝Joy等等等等,到最后,只剩下了黄梓一个人。
自定义比赛一分一秒地倒计时,直布罗陀监测站,舞王的安娜席地而坐,在屋顶眺望远处波光粼粼的大海。
黄梓的源氏在他身旁。
“陈昭宇,你准备睡了吗?”智障宝宝打了个哈欠问他,带着一点点困意,娱乐玩到三点和认真研究谈人生到三点到底还是不一样的。
“这局自定义结束吧。” 陈昭宇看了一眼那个数字。
他们刚刚打完天梯,不带说相声吹比的那种。陈昭宇一直在认真地指挥队友,午夜时分脑残比较少,再加上分段原因,大家倒也都安安静静任他手忙脚乱。
黄梓真·闭麦操作,除了报点,一言不发。
从陈昭宇进队一月起,战队方面就开始要求他担任起指挥位,就如Fire的Linkin。然而他毕竟年轻,心态波动了好几次,烦躁了好几回,甚至和粉丝们倒了苦水。
但他一直在努力和逍遥孟阳沟通,做好战术交流,和老李妈大也有过认真取教,一点一点,成长起来。
要让队友听指挥,亲和力是没有用的,果断和领导力才是第一位。
“黄梓啊。”陈昭宇开口,喊出那个名字,声音却又堪堪止于话尾,一时半会竟想不出别的话来。
“干嘛?”另一头的声音也显得闷,不复平常的元气十足。
“你觉得我真的适合指挥吗?”
他思忖再三,还是把这个会遭到暴击的问题抛了出来。
陈昭宇啊,当年还是个白天能接触到阳光的活力滑板少年呢。在校学生来打电竞,正赶上了Ice和他自己的大好时光,却也因此遇到了更多容易让人心浮气躁的黑和节奏,这个人还会在论坛和别人争吵,用李叔叔的话来说,年轻。
黄梓却没炸,也没立即开腔,源氏安安静静打坐,暖金色的阳光映照在他身上,活脱脱衬出一股超脱世俗的味道。
“没有适不适合,只有做不做。”
他倏然甩出一句哲学大道理,慢悠悠地起身,镖了几下,几步爬上天桥又落下来,恢复多动症地二段跳来跳去。
“懂吗陈昭宇,你可是被本宝宝悉心教育过的人,虽然还是菜,毕竟没有那么菜了。”
“我可是把后背交给你了哦。”
自定义比赛自动结束。
IGICEMOMDA退出了《守望先锋》。
“我真的要去睡了陈昭宇,你也快点,听见没有,不然逍遥叔叔要算账的。”
YY里砸来一句话,陈昭宇愣了愣,打开YY正准备说句晚安,发现频道里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走得还挺快嘛。
他失笑,不再去看那个比赛大厅的界面,关闭游戏退出YY,进被窝数羊。

——————————————————

“等到黑夜翻面之后会是新的白昼。”

管力全神贯注地注视着全场,精准地奶上每一个残血队友。他觉得自己仿佛很困,却又超级精神,在虚与实,梦与现实之间,找到了某种奇妙的境界。
队友也是同样。
这是最后一场了,决定生死,决定这十个小时的结果,决定未来。
他一向具有很强的心理素质,或者说,Ice的意志力都坚强得可怕,在经历对手集体掉线,一个小时的复盘,胜利又失败后,他们最终还是被送到了这个背水一战的绝境,
全世界都在等IG Ice的奇迹,等一个漫画般的热血传奇。
吃我一锤!
队友齐刷刷倒了一片,在墙后规避的安娜尚且站立,管力眼也不眨,本能快于思考,shift键敲下,一秒后对面大锤头上飘出一行zzzZ。
菜包睡到了对面大锤。
瑶瑶醒了,反手一个裂地猛击。
激素给到。
四杀。
“Nice!!!菜包包!!!!”
此起彼伏的兴奋呐喊从耳机里传来,漂亮的反杀,而作出这一神级操作的人才反应过来,意识到自己的本能意识在刚刚无敌carry了一波。
“Nice瑶瑶!”
他忙不迭夸了主T一波,觉得自己瞬间清醒大半,前所未有地振作起来,整个世界的热度正逐渐褪去,而内里那种亢奋的斗志却更加熊熊燃烧。
他们从不觉得自己会输,但也从不抱着百分百取胜的自负,每一场比赛都是全力以赴,虽然管力是第一次面对这样悬崖边缘的放手一搏,然而平日里和队友们的天梯开车与训练赛早已让他了解到友人们一边玩笑游戏,一边又以十分的专注面对赛场。
Ice是一支很棒的队伍。
所以,无论是为了他的梦想,还是为了Ice,他们都必须要闯出去。
3:0第一场完美落幕,每个人都在最佳水准,管力数不清队友们作出了多少carry操作,似乎每一波对面都已发挥到了极限,而自己这头总有人突破极限。
直布罗陀。
掉了的菜包正努力跑向A点,一边思考下一波该怎么组织大招,此时耳边突然炸起一声惊世骇俗的喊声。
“我有音障到我身边来吃我音障!!!!!”
……
“……哇。”李英杰先感叹一声,路霸很配合地喘了口粗气。
管力觉得刚刚鼠标都抖了三抖,这似乎和他平时认识的那个除了吹比外还算低调温和的陈昭宇不太一样,但是,管他呢。
很快,他自己就变成了那个跟着呐喊的人。
“激素!!上!!老李!”
在胜局敲定,队友们纷纷发微博庆祝并期待线下见面时,管力枕着手臂,发了一条无比高冷,言简意赅却又形象生动的微博。
他真的很困。

“zzzZ。”


————————————————————

“其实真的很开心能进Ice,每个人我都很喜欢,真的,在这个年龄能和一群自己喜欢的人去达成一个目标是很幸福的事。”

耳畔是飞机降落时的轰鸣以及人海喧杂,黄梓站在机场里,恍惚间还有一种不真实感。
胜利的那个凌晨还有如梦境,虽说他已经清楚地拥有“赢了”的实感,但对那一场直布罗陀——那最后的两分钟,却又似乎记不起自己究竟做了什么。
陈昭宇振聋发聩的怒吼“吃我音障!”还在耳边回响,自己在疯狂地杀人,疯狂地保队友,也在疯狂地掉,忽然他就以小D.Va形态杀了两个人,忽然老李就开启了鸡飞狗跳,忽然瑶瑶就拍了个大。
忽然车就在队友的呐喊与擂鼓般的心跳里,推完了最后那三米。
他坐在海底捞店里,嚼嚼牛肉,恍恍惚惚。
赛后他复盘,听见元气在那儿迷迷糊糊稀里糊涂的解说,还有Joy跟抗韩一样的怒吼,忍不住想笑。
这两个人已经困得“去他妈的中立解说”了,完全变成了日常和他们一起挂在YY吹比的模样,虽然拿的是校长的工资好歹也收敛一点嘛。
其实没什么战术可言,跟枪走位全凭本能,比的不过是谁更carry。
然后陈昭宇在一觉睡醒后就给他发了条消息说马上飞上海,逍遥帮他们迅速找好了房子,只等一个入住。于是黄梓又有点懵,我睡了一觉发生了什么?
他们说好一起倒是真的,但黄梓本以为最起码得等个三四五天,没想到俱乐部的效率实在是高,陈昭宇也不知道在殷殷切切什么,一直在那儿跳,似乎真的巴不得滑墙来上海。
一定要闹腾这个活力小凯一下。
黄梓兀自腹诽。
本宝宝可是牺牲了一整个月要陪他吃外卖哦。
——线下训练的话,面对面交流能够促进默契,对于陈昭宇来说,这是一个进一步掌握指挥位置的好机会。
对于黄梓来说呢?

他站在接机的大批人流里,跺着脚等待落地的飞机,以及那个熟悉的身影。没有晚点,时间在均匀前行,乘客鱼贯而出。
黄梓终于是忍不住去了个电话,还在关机状态,他怏怏不乐地挂了电话,几秒后铃声反倒响起,来电人姓名赫然映入眼中。
“我到咯宝宝。”微微上扬的声线传来,“你在哪里?”
“老子早就到了好吗——这里这里,陈昭宇,陈昭宇!”
他努力地挥手,希望这能够弥补一点身高的不足,什么辣鸡,希望下次机场能出一个自动定位系统。
陈昭宇拉着行李箱步步走来,距离从珠海拉近到十几米,到几步。
好久不见了。
他从那人的眼睛里读出将诉未诉的话语,扬起眉来,作出满不在乎的模样一甩手。
“你说你胖了本来宝宝是不信的,没想到真的胖成这样了啊陈昭宇,不错哦,怕不是李海波的继承者。”

黄梓是极少煽情的。
而他在复盘时却由衷地慨叹道。
“当对面很carry的时候,我们这边总会有人做出更carry的举动,你就会觉得,有这样的队友真是太幸福了。”


————————————————————

唐诗始终攥紧了笔的手,终于是缓缓松开了。
李英杰在他身旁发出欢呼,他转头,对上老将充满喜悦却又深如汪洋的双眼,对方向他伸出手来,击掌。
元气说这是标准的主角剧本,而他和孟阳从来没想过要让Ice打成如今这副模样,好在最终获得了胜利。
曾有人在弹幕里问,能打过CL吗?
唐诗扫了一眼,波澜不惊地应道,没什么打不打得过,都要打的。
IG Ice的教练,守望先锋的著名解说,被全队敬爱的前辈。
俞仕尧曾在微博上一怒之下反击节奏,教练我只服逍遥谁都不许说他。
唐诗看在眼里,又感动又好笑。
这些孩子,所做出的成绩比他所预料的要辉煌得多,野心勃勃,潜力无限,每个人都光辉又明亮。而他呢,他已经知足了,能够带着他们越过崇山峻岭,泥泞沼泽,走到如今这个高台,他已觉问心无愧。
节奏又如何?他都是要被投进组委会成为背锅联盟的一员的人了,世界杯都不怕,还怕一个季前赛吗?
你们这些人呀,都图样图森破。
逍遥叔叔心满意足地想着,乐癫癫地去撸猫了。

End。

写完了一个全员向,感觉一个月不想动笔。第一次带逍遥叔叔玩,真的很喜欢这个教练。
每个人的头尾两句话都引用自采访和微博,除了菜包包在失利后发的那首《裂缝中的阳光》的歌词外。
我们喜欢喜欢Ice的他们,真的是太好了。
4.29,线下赛见。






评论 ( 35 )
热度 ( 173 )
  1. Ibuki哟酱以南。 转载了此文字
    要过去一年了,突然看到这篇文,又想起自己为什么努力打ow,是因为憧憬这一支战队的奇迹。
  2. 宋诩Vam_碗碗 转载了此文字
  3. Vam_碗碗以南。 转载了此文字
    ....啊我怎么今天才看到这篇啊....私心只很认真的看了hz和czy的部分,hz开头结尾那两句原话...
 

© 以南。 | Powered by LOFTER